同性恋欲望的形式 虽然不是主流也希望表达自己

回头再看《颤涌》的时候,发现这种从来不喜欢激烈戏剧性的内敛的力量,也是包含着巨大的生与死的。它可以借着一个女孩的自杀,来阐释平静生活中对秩序和欲望的错置和不满。《颤涌》在描述社会秩序的时候,比起表达青春期的欲望形式,更加有力度。

青春期总是通过欲望来表达自己。冰岛同性恋男孩加百列发现自己是一个同性恋。他暑假在英国学习英语的时候,和自己室友马科斯一起醉酒,并接吻了。这一事实让他对自己的欲望投射对象逐步产生怀疑。回到冰岛之后,他开始变得神秘,不再对母亲无话不说。这是一个男孩被英国这种异乡改变的故事。可是,英国的故事仅仅是一个引子。在冰岛的秩序与欲望下的生活,才是正经的主题。

加百列的一个同性挚友,有着混乱的欲望形式,有着撞来撞去的青春期。而加百列的一位异性好友史黛拉,她的欲望形式则更加悲催。在他们的小圈子里,还有一个女孩,为了逃避母亲混乱的生活,果断从家中搬了出来。她在寻找她的生父。因为她是一场派对上的偶然一次性爱,才生出来的。青春期是多么混乱而放纵啊。可以说,青春期欲望才是社会秩序的大敌。

“你是我妈,我们可以很亲密,但你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我的朋友。”而史黛拉的自杀,就是要反抗外婆无时无刻的监督。她先是爱着同性恋男孩加百列,后来又试图去爱一个来自俄罗斯的男孩。如果怎么爱都不对的话,她宁肯选择死去。对于社会秩序中的渺小的个体的欲望表达,或许只有死亡能够激发对社会秩序的不满。当然,这是浪漫主义了。这也是青春期的浪漫主义。“书写欧洲青少年迷离青春的《颤涌》在2011年有“冰岛奥斯卡”之称的埃达奖上入围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剧本等8个主要奖项,被称为电影版《皮囊》。”

欧容电影《登堂入室》中的克劳德

给青春期欲望找到形式,非常困难。欧容《登堂入室》对于欲望的表达,是虚构。尤其是青春期的欲望。《登堂入室》中的男孩克劳德有接受一切的才华。他通过虚构,直击现实,这当然是成年人回过头来,重新思考青春期。在虚构中不断地改写欲望方式,以期求得现实的呼应,并在现实中寻求进一步可能的出路,也并不是一个青春期男孩刻意轻易做到的事情。这样看来,克劳德有不断接受社会塑形的可能性。最终证明,一个青春期男孩的欲望方式,可以是任何方式。他的写作情节的尝试横冲直撞,并在文学教师的控制之下,不断地改变欲望的走向。他在阶层,性别,年龄,倾向上都试图跨越和突破。

根据小说《夏日终曲》改编的电影《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夏日终曲》中的欲望具有鲜明的阶层性。艾利欧决定挑战欲望,不给自己留下“优雅的退场方式”。欲望是生命体验的驱动力,这种对生命体验的畏头畏尾,巧妙试探,并且得到之后也用理性去分析……整本小说就是通过知识的理性的方式,尝试将一种消逝的欲望,表达出来,使之永恒。小说对于欲望的表达,让阶层性超越了倾向性。只不过电影将这种性愉悦和性快感的获得,严格的定位在了同性恋文化之中进行阐释。

试看小说中的描写:“我描述着两年前看过的基娅拉的裸体。我想挑逗他。他欲望的对象是谁不重要,只要他被挑逗就好。我也跟基娅拉描述他,想看她的欲望被挑起时,是否跟我一样,好让我根据她的反应来描摹我自己的,看看谁才是真爱。”你看,暧昧,而不分性别。

欲望既是内容,又是形式。它是非常好的批判秩序的关照对象。因为欲望以它最猛烈的需求,试图突破一切有形和无形的障碍。为了表达同性恋欲望,电影增加了考古情节下的历史背景,将“名字”的互换在异性之间的不可跨越性,在同性恋之间实现。而且,我们在小说中,几乎不会过多注意到两个人之间的年龄差距,而电影始终都在巧妙地为突破这种年龄差做掩饰。

美国同性恋电影《爱你,西蒙》(Love,Simon 2018)

欲望和名字这种纯粹的形式到底有什么关系?欲望在名字的互换中,彻底成了形式。这种欲望形式,在《爱你,西蒙》中,和电邮也构建起了直接的关系。西蒙的欲望可以和艾利欧的欲望,呈现不一样的色彩,但是,他们都想构建起一种欲望形式上的结合。而这种欲望形式就是灵魂。在西蒙的年代,肉体上的结合,再容易不过,以致于很容易就成了滥情。同性恋的欲望形式在政治上不断收束自己。《夏日终曲》中同性之间的肉欲的美妙,在电影《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电影改编中,也突出的时代的焦虑。那就是强调了形式,即名字的,可互换性。而《爱你,西蒙》在同性恋的欲望形式中,几乎都不再有具体的肉体投射。这种形式极大程度让西蒙的同性恋欲望显得过于干净,少了同性恋历来的肉体色彩。

《85年盛夏》中Alex在David死后和他们一起照顾过的醉酒的男孩邂逅

《青春梦里人》中男主人公马修和男友希德的前男友

新片《85年盛夏》同样涉及到欲望形式。欲望的表达仍旧是虚构的成分多。Alex爱上的David未必就是那个真实的David。而David也不断地通过陌生人去表达欲望形式。欲望是占有也好,是不断寻求刺激也罢,总是充满了虚构和死亡。最终这段天雷勾动地火般的恋爱,以死亡告终。最后Alex通过David的死亡,去改写自己的欲望形式。Alex最后找到了他和死去的男友共同照顾过的一个曾经醉酒的男孩,做他新的欲望投射对象。成长的一步,终于迈出。欲望总是会根据投射对象的死亡,才实现它的改写方式。很遗憾,但也别无选择。

在同性恋世界中,为什么消逝了的爱情之后,人们会自动寻求死去或离开的爱人的前男友?这仅仅是一种安慰吗?《青春梦里人》虽然将欲望形式始终投射在两个年轻人身上,但是通过他们的心理变化和关系变化,来表达季节分割出来的社会秩序在他们身上施加的压力。男主人马修公试图通过知识和逻辑所代表的理性欲望,来理解他所生存的这个世界的社会秩序,并以失败而告终。最后,马修终于找到了分手男友希德的前男友,借此纾解欲望与感情之困。或许,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这样的两个人之间,已经开始真正具备成熟伦理的关系。这种关系,是一种古老的成熟的关系,但是也非常地崭新。因为这样两个男孩,中间都隔开了一个有过同性恋关系的男孩作为中间物,而这两个男孩之间既有间接同性恋关系,又同时存在古老的伦理关系。这种关系既在舒缓同性恋欲望,同时又能传递同性恋欲望。

 

英国同性恋电影《离别是美丽的》(Departure,2015)

《离别是美丽的》同样也在书写欲望的形式。只是欲望的形式在社会秩序中,出现了完全挫败的表达。和《野芦苇》中的男主人公方索瓦一样,而且《野芦苇》中所有人的青春期欲望表达都是挫败的。借此表明社会秩序对于青春期欲望的扼杀,残酷而冰冷。即使最后实现了两情相悦的美蒂和Henry也被迫分开,“为什么相爱,就一定要在一起?”而方索瓦这个“像小偷一样偷取片刻欢愉”的男孩,最终连像小偷那样偷取片刻欢愉都偷不成了。《离别是美丽的》的欲望形式同样是“像小偷一样偷取片刻欢愉”。他们在船上,男主人公用手让他所迷恋的肉体达到了高潮。这是拜物最高形式的消费。是欲望的最高艺术形式。可是当他回头再想更多沉浸并迷恋的时候,便遭遇了拒绝。

如果艾利欧还在追求肉体的欢愉,到了西蒙这里,欲望悄悄转换了形式。西蒙幻想出来的过于同性恋的那个属于他的未来同性恋世界,是秩序压迫下的彩虹泡泡,当然对于西蒙的世界来说,不再可取。很快,欧容就在《85年盛夏》中表达了欲望的突变和厌倦。《青春梦里人》有对青春的迷惘和伤痛,但是《85年盛夏》则是完全不可控,因为不可约束,也无意约束。西蒙的同性恋欲望走向的是伦理,欧容的《85年盛夏》最后走向的也是伦理。人们已经厌倦了毫无欲望形式的尝试和挫败,勇气并不属于所有人,也不可能属于所有年龄段(《法国四日》就是不断的逃离肉体的享用,并在一个毫无灵魂沟通的、有秩序约束的世界上,漂流),于是同性恋欲望就又回到了起点,毕竟伦理一直都是约束并塑造欲望的形式。

法国同性恋电影《法国四日》(Jours de France,2016)

出柜,是和个体有关系,和同性恋的欲望表达形式,并没有直接关系。你是什么,就要说出来,这其中的逻辑,是政治性的,起码是受到了政治形式的诱导。即使在并不是以出柜为主题的同性恋电影中,也会或多或少的有出柜的情节。《青春梦里人》中,也有一段出柜。《85年盛夏》中,也有一个杰克叔叔。Alex问母亲,你喜欢杰克叔叔吗?这也算是间接的出柜。在自由化的年代,异性恋也有过一段表达自己的欲望。他们要当街手拉手,甚至作出更加激进化的行为,比方说在公共场合接吻等。其实,社会从来没有压制过异性恋,他们尽可以偷偷地谈恋爱,甚至都可以结婚。

但是异性恋为了表达自己,他们也想要在秩序严格的社会,作出一些能够表达自我的举动。同性恋虽然不是主流,他们也希望表达自己。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同性恋可以自由地寻找属于自己的欲望形式。《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并没有任何的出柜情节,它只是在表达同性恋的欲望形式。没有了出柜的压力和表达自我的压力,这部电影之所以在中国会受到那么多人的喜爱,也就可想而知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同性恋欲望的形式 虽然不是主流也希望表达自己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