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何夕第4集安候私设祭坛 冬月被抓

安候府内的草木还在流血,弄得人人心惊胆战的,就连安候都睡不好觉。安候记得冯夕说过,冬月通神,以生病为借口,赶紧让人马上去太史局把冬月找来。冬月不给安候看病,便装病。卢川找到冬月,把冯夕送给冬月的礼物交给冬月。冬月打开包袱,看见一款衣服,刚好是她跟冯夕逛街的时候,相中的。冬月去找庞玉的时候,被太史令拦住,太史令传冯夕指令,让冬月给安候看病,冬月不得不去。

冬月看到流血的草木,大吃一惊。冬月跟安候说话的时候,安候府婢女明珠因风言风语,被带到安候面前。明珠说宅子的异象都是报应,安候要处置明珠,冬月却让安候留下明珠,安候同意了。安候等人离开,把明珠留在冬月身边。冬月问明珠宅子的异象都是报应是什么意思,明珠回答,小四不小心打破了一个茶壶,安候大怒,下令仗责小四,直到断气,把小四埋在此处。明珠求冬月给小四伸冤,冬月跟安候谎称,要想化解凶相,需要安候亲自上阵,脱去上衣,在院中抄写经文,一直到异象消失为止,方可驱凶,安候不能接受。冬月想起卢川说的话,让安候找一个属虎,闰二月,身兼要职的男人陪安候一起脱衣抄经文,安候想到了冯夕,冬月装作很吃惊的样子。

安候找来冯夕,冬月问冯夕有没有设草木流血的局,冯夕回答,他在帮冬月升职。安候怕冬月把草木流血之事说出去,拿银子贿赂冬月,冬月向安候讨要明珠,安候同意冬月把明珠带走。冬月把明珠带到太史局,给明珠上药,明珠退缩,冬月才醒悟,她现在假扮男子,男女有别,不能给明珠上药,便把药给明珠,让明珠自己涂。冯夕因陪安候脱衣抄经文,冻着了。明珠睡在冬月的床上,冬月睡在地上。明珠说她今后若有对不起冬月的地方,让冬月原谅她,冬月不明白明珠为何要这样说,明珠解释,笨手笨脚的她,怕今后得罪了冬月,或是给冬月添麻烦,冬月让明珠不要做无谓的担心。

明珠因脸上有胎记,被人嘲笑,冬月替明珠解围之后,把冯夕送来的衣服,送给明珠。明珠换上衣服,和冬月一起逛街买胭脂水粉,卢川做向导。冯夕看见明珠穿了他买的衣服,很是生气。冯夕假装看上了明珠,逼明珠跟他回府,冬月护着明珠,明珠不想让冬月因为她的事,丢了官职,只好跟冯夕走。明珠到了冯府,冯夕让明珠把衣服脱了,明珠不敢不脱。冯夕把衣服烧掉,明珠交给李语柔安排。

胤灵帝问冯夕,安候是否在宅中私设祭坛,冯夕声称安候命他一同抄写经文,却不知道跟祭祀有关。安候是前朝降将,胤灵帝怀疑其中另有隐情,便让冯夕配合大理寺去调查一番。冬月问卢川什么时候举办祭祀大典,卢川还没有回答,大理寺的人代替卢川回答,说是冬天。冬月被大理寺的人带走,大理寺卿严禄审问冬月有关安候在宅中私设祭坛之事,冬月说安候府上天降异象,是因为安候为人凶暴,在她去安候府上那日,安候当着她的面,差点打死明珠。

卢川慌慌张张的找冯夕,说冬月被大理寺带走了,求冯夕去救冬月,冯夕卖卢川一个人情。根据冬月所述,严禄在安候府花园挖到了谶书,严禄不知道谶书上木皆去尽是什么意思,冯夕知道陛下名讳中带林字,给安候安一个谋反的罪名。严禄看冯夕的意思,不会放过安候,他只能顺势而为,派人把安候押金大牢,严刑拷打安候,看看安候背后可有什么同党,冯夕安候只需要关入大牢即可,让严禄同意他去探探口风,严禄同意了。

冯夕来到大牢,让冬月承认安候有谋反之意,他才能救冬月出去,冬月分析冯夕所做的事,让她不由得怀疑,跟明珠见面,是不是冯夕安排的。另一边,道乐送明珠和小四离开,明珠让道乐帮忙转告冯夕,救小四出来。冯夕给冬月半个时辰考虑,是否跟他合作。过了好几天,冬月还是不松口,冯夕为了让冬月保命,让道乐把冬月从大理寺调到礼部。道乐去大理寺要人,被严禄拦着。严禄是方元的人,冯夕猜测是方元的意思,严禄才不放冬月的。

公堂之事,严禄说冬月有谋反之罪,冬月不认罪。明珠来到公堂,冬月说,花圃之下,明珠告诉她,安候虐杀弟弟小四,才有了祭祀之说,明珠不承认,还说弟弟小四活得好好的。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今夕何夕第4集安候私设祭坛 冬月被抓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