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德胤电影再见瓦城 3个无声地崩溃的镜头太悲剧

导演赵德胤在53届金马奖的问鼎之作,让众影迷引颈期盼的一部电影,金马影展当日的人潮队伍可以说是看不见终点,赵导的魅力由此可见。

导演赵德胤曾在映后讲堂表示,这是他从姊姊过去偷渡打工的经验,而引发灵感所拍出来的《再见瓦城》。电影中展现了泰国对于偷渡犯的技术性放纵与剥削,当局政府从来都没有认真要去扫荡偷渡客,却在让偷渡者赚到了钱之后用各种方法剥削之,例如保释的钱、办假身份证的钱、办真的身份证的那些更多的钱。

导演在镜头上的处理,没有什么太多华丽的变化,就连特写的镜头都很省的用,观点就像让你静静的看整个事件的发生、故事的发展,然后直到最后依然保持最简约的方式让观者窒息。大量的长镜头与定镜,一切都是为了让演员的跳脱表框。

但是却在一场蜥蜴的戏,导演使用了鲜少的主观镜头。映后讲堂的吴可熙曾说:“这个镜头拍了五、六次,导演希望我恐惧,但他没有说要恐惧什么,再不断的重拍、尝试之下,刹那间我好像懂了莲青的恐惧,不管是对破处的恐惧、现实的恐惧还是对于阿国的恐惧。”

不同的恐惧就会有不同的表现,但我相信一旦超越了自身的精神负荷,不管什么恐惧那都是一样的。但是这一场蜥蜴的戏却让我出戏了,不管是演员的表现方式还是镜头风格的跳脱,好像不是那个的服贴,就像是一张平滑的纸面却有一粒碎石卡在里面那样不适。但蜥蜴这个符号是好的,在泰国常常突然出现巨蜥吓坏了群众,而这个蜥蜴则是隐射了社会结构的问题,让偷渡者恐惧万分。

令人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最后的情杀的戏,在那里导演只使用三个镜头,但张力却极佳。
第一个镜头,阿国骑车来回徘徊然后点烟,之后爬上房子。
第二个镜头:阿国摸进居室,蹲在熟睡的莲青身上,掐住她脖子,挣扎后死亡。
第三个镜头:阿国倒地的胸上景,自刎,溅血。
最后一个空景:泰国佛像照片染血。

几乎集成了导演的功力与整部片的魅力,全部都在这三颗镜头释放。无法阻止失落感在心底曼延,那种感觉就像看着一个人无声地崩溃但却不能做任何的事情。

结构的问题是最让人无所适从的,凭一己之身是没有办法解决的。你说这是爱情悲剧吗?我不这么认为,两人只是结构之下的牺牲品,牺牲这件事情却是无时都在上演。这部电影不是要让观者认同谁,而是打破观者的认知。

–>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赵德胤电影再见瓦城 3个无声地崩溃的镜头太悲剧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