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爱情电影天气之子 选择为自己还是为他人着想

提起2019年最有争议的电影,这部登顶2019年日本年度票房第一的电影《天气之子》必然榜上有名。

喜欢它的人痴迷于其中描绘的少男少女那种执着而又纯真的感情。

讨厌它的人则将主角在影片中的行为称之为自私自利。

作为一个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的成年人,笔者或许应该同意第二种观点,然而以少年人的视角来看,笔者还是愿意给这部影片9分的高分。

影片讲述了16岁的少年森岛帆高孤身一人从家乡来到大城市东京。想要在东京自力更生的他,从一开始就因为学生的身份和年龄的问题受尽了挫折。后来他终于在一个古怪大叔简陋的工作室得到了一份工作。工作的内容是调查流传在城市中的各种传说,并将之写成报道。

而本片的另一位主角,自从妈妈去世之后就一直和弟弟相依为命的初中女生天野阳菜,则正是帆高要调查的都市异闻的女主角——“100%晴女”——因为影片中东京的那个夏季格外多雨,传说只要“100%晴女”出马,不管多么阴沉的雨天都一定会放晴。

然而两位主角之间的联系并不仅仅如此。

初来东京的帆高经历了大多数离家出走的孩子都会经历的挫折,沦落到连续三天都只能待在快餐店喝白开水的地步。同样,失去了父母双亲的阳菜为了维持自己和弟弟两个人的生活,差点被拉去做陪酒女。

少女在少年最落魄不堪的时候送了他一顿晚餐。

于是少年在看到那些恶人逼迫少女时,冒着生命危险将她“救”了出来。

故事的情节听起来有些老套,但两个人之间的牵绊就此展开。

后来帆高想到了可以让阳菜摆脱经济困难的办法,那就是出售“100%晴女”服务,利用阳菜可以让天气晴朗的能力,赚取三个人在东京生活的费用。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阳菜让天气晴朗的能力并不是凭空得来。为了使东京的天空能够真正的放晴,她必须付出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

影片之中最大的争议于是由此而来:身为普通人的森岛帆高是否应该放任天野阳菜作为“巫女”被献祭给掌控天气的神祇,从而换取东京的天晴,亦即换取那些可能因为持续不断的大雨而死亡的生命?

电影刚刚上映之时,差评一时之间铺天盖地。

无数的人认为主角为了拯救自己的心爱的人而放任东京被大雨淹没,其本质是极度的自私自利。

然而笔者却在看到这些评论之后想到那一句经典的老话:小孩子才看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

的确,为了让一个普普通通女孩子继续活下来而牺牲了整个东京看起来百害而无一利,但凡有点公德心的人都不会这么选。

但是,笔者不知道这些有“公德心”的人在选择牺牲掉那个女孩子的时候,有没有意识到那个女孩子并没做错什么。

并不像《大鱼海棠》里饱受争议的女主角椿,在《天气之子》中,天野阳菜从头到尾并没有做出任何招致东京大雨的行为,只不过出于偶然被选择成为必须要献祭给神祇的“巫女”。

诚然,只要献祭掉“巫女”就可以皆大欢喜,就像我们的小学课文《西门豹治邺》里所描述,乡亲们认为只要献祭给河伯新娘就可以求得风调雨顺,所以孜孜不倦地将无辜的女孩子绑起来扔进河里。

然而对于森岛帆高,或者对于任何一个仍旧相信着“对错”的人来说,“挽救更多人的生命”绝对不能意味着“可以随意牺牲无辜的人”,更不用提那个无辜的人,对于自己有着如此深重的意义。

当然,以中国人的眼光来看,《天气之子》的结尾还是差强人意。虽然帆高并没有因为“东京需要晴天”就任由阳菜被献祭,但他毕竟不是西门豹可以破除“人祭”这种迷信,也没有立志钻研出来什么超级武器,好把天空中那个什么神祇打得满地找牙,让他再也不敢乱下雨。

不过,对于习惯以“妥协”而作为结局的日本作品来说,《天气之子》里面帆高的表现已经足够让人耳目一新。

毕竟要打破这个循规蹈矩的世界需要足够的勇气。

而在这部电影里,我看到了日本文艺作品中难得的清醒。

诚然,作为新海诚的第二部商业化电影,也作为新海诚的一次突破自我之作,这部电影作为“商品”实在有许多不合格的地方。

未能甄至成熟的剧本,一些没能收尾伏笔,强行插入的歌曲,以及对一些经典动画电影“名场面”刻意的模仿,还有似乎是为了商业化而强行加进去的“低俗”的桥段,都让人不由得惊呼那个能够创作出《秒速五厘米》和《星之声》这种“小清新”神作的新海诚到底怎么了。

不过在笔者看来,能够突破“恋爱”这个话题,而跨向“对与错”这种更为宏大的社会议题,对于一个已经成名的创作者来说,着实不易。

综上所述,尽管《天气之子》作为一部商业化作品,从“专业”的眼光来评判,或许只能放在及格线上稍高一点儿的地方,但笔者仍旧愿意给它9分的高分。

因为说到“故事”,能够打动人心的永远都不是“专业”,而是其中那份能够让人得到共鸣的,且久久无法忘怀的,纯真的感情。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奇幻爱情电影天气之子 选择为自己还是为他人着想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