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火影评 五人小队肝胆相照闯江湖

这是一部在拍摄过程中遭遇勒索的电影,这也是一部耗时仅19天投资不过250万的低成本电影。

条件如此严苛,杜琪峰依然拍出了《枪火》这样的经典之作。而在档期和资金的压力之下,原本不被业内看好的《枪火》在上映之后却拿到了五倍于成本的票房。

在电影中,杜琪峰并没有将枪战作为拍摄的主要方向,而是将重点放在对人物群像的刻画上。

虽然少了直接刺激眼球的视觉效果,但杜琪峰却用一个精炼且流畅的故事,让看入戏的观众见识到了江湖的快意和凶险。

今天业心就和大家一起回顾,《枪火》到底讲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第一部分:好戏开场

摇晃的电辅音乐撞击着游戏厅里的男男女女,一个身型壮硕的胖子正在跳舞机上放纵自己。

而跟随他的视野,镜头先后扫过了理发店里的理发师还有正在为顾客牵线的皮条客。紧接着,就是一个带队警察到访了这间由帮会势力掌管的酒吧。

到此为止,本片的五大主人公悉数登场,而接下来就是一场让整个故事正式开场的枪战。

几声枪响过后,镜头转到了一家被杀手光顾的餐厅。而被追杀的对象是当地社团的龙头老大文哥。

为了掩护老大撤离,文哥的小弟决定主动献身,引开步步紧逼的杀手。虽然这种牺牲为文哥争取到了几秒的逃生时间,但杀手还是锁定了文哥的位置。

而在这时,文哥的另一个小弟却在这关键时候开始胆怯,并当着文哥的面只身逃跑。

就在杀手认为自己马上就要得手时,文哥却从他们的视野中消失躲到了后厨的冰柜,并迅速拨通了电话叫来了阿南。

没过多久,杀手的上线就发来消息叫停了追杀。而带着大批小弟赶来的阿南迅速掌控了局面,并救出了藏身于冰柜的文哥。

但追杀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虽然文哥暂时不知道是谁要对自己下杀手,但现在肯定有人觊觎他的位置。见到老大差点遭遇不测,阿南对着手下发了脾气。

但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找出是谁出卖了文哥。而第一个被解决的就是那个在文哥被追杀时选择逃跑的小弟。

在文哥的地界,找到这个小弟并不是什么难事儿。尽管小弟为自己辩解他不是叛徒,但抛下老大独自逃生已是事实。

在阿南看来,他最应该做的就是像高佬辉一样,哪怕要死在杀手的枪下,掩护文哥撤离。至于你是不是叛徒,那就看你的运气了。

眼看从他身上找不出什么线索,阿南决定给他十分钟的考验。如果他撑住了,他就不是叛徒

江湖凶险,人各有命。在这条道上,哪有你想象中的道理让你辩解。

而文哥眼下要解决的,就是自己的安全问题。虽然阿南在文哥的住处安排了大批人马,但这并不是文哥想要的防护手段。

如果一头野兽只能躲在洞里,那么他将失去掌控局面的权威。在这种被动之中,文哥还是选择信任当初和自己在江湖上的阿鬼。

心领神会的阿南来到了阿鬼的理发店,在一阵无关痛痒的寒暄之后,阿南只是对阿鬼提了一句:“你知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事”,阿鬼就知道了阿南的来意。

杜琪峰很善于运用这种对表达的上克制,因为他知道镜头下的人物和镜头外的观众都是聪明人。

于是,一支负责文哥安全的五人小分队就此集结。

他们分别是文哥钦点的阿鬼、皮条客Mike、喜欢吃花生的阿肥,以及近来在江湖上打出名声的阿来,和他的小弟阿信。

第二部分:各显神通

集结的五人每个人都分工明确,资历最老、经验最丰富的阿鬼负责通观全局,在关键时候拥有谋断和指挥的权力。

善于观察的Mike负责处理防护事务的各种细节,从文哥身上的防弹衣,到枪械里的弹簧,再到围墙上的监控,他都得妥善细致的把关。

而精通枪械的阿肥,负责五人分队的武器保养和调校。至于帮会新晋的阿来和阿信,则负责护卫和开车。

总之,这五人当前最要紧的任务就是保证文哥的安全。

虽然要做的事听起来很简单,但执行起来并没有那么容易。而他们五人要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内部的团结。

在五人小分队中,阿鬼、Mike和阿肥都是与文哥有关系的老人。而根据文哥握手的顺序,阿鬼的身份最高、Mike次之、阿肥略低。

在这三人的关系中,阿鬼与阿肥走得很近。从阿肥的态度上来说,他对阿鬼很是尊敬,而Mike则相对独立,但对文哥的态度也是毕恭毕敬。

而最后的问题就落在阿来和阿信身上。对于来哥来说,作为一个地头蛇眼下却要当一名保镖,这让他有些不满,但在文哥面前,他也不敢发作。

可他的小弟阿信却对这次行动充满了期待,作为社团的新人能在老大和老板面前有所表现,是他快速打出名堂的机会。

由于阿鬼在江湖上正处于半隐退的状态,所以阿来和阿信还没有真正认同阿鬼的权威。而最刺激他,就是在他被编入五人分队之后,江湖上出了一位老鼠开始觊觎他的地盘。

手下隔三差五打来的电话,让他逐渐变得焦躁,但他也知道他没有办法忤逆文哥和阿南的指令。

在一次外出任务中,五人分队遭遇了狙击手的袭击。身穿防弹衣的文哥被狙中两枪。

这场遭遇战让五人小分队迎来了第一次挑战。敌人在暗处,且居高临下,他们在明处,掩体只有三辆汽车。

作为指挥的阿鬼,首先让Mike确认狙击手的位置,但这位杀人的段位也不低,简单的骗术并不能让他上当。

而机会是搏出来的,眼看无人破局,阿来的小弟阿信展现出了一个新人的生猛。他主动请缨,用自己做诱饵以找出狙击手的位置。

心领神会的Mike,马上拔枪射击掩护。很快,Mike找到了杀手的位置,在获得必要的信息之后,阿鬼果断做出下一步指令,让阿来开车,尽快带着文哥脱离险境。

而另一边,Mike和阿肥还在杀手对枪,但在这个角度和距离,就算Mike是神枪手,他也无法有效限制高楼上的狙击。

为了找到更好的射击角度和距离,Mike选择向前挪动。而此时阿鬼还带着文哥准备找机会,上车撤离。

但负责开车的阿来却有另外的心思。在看到一位杀手逃跑之后,阿来枉顾阿鬼的劝阻追了上去,而他的目的就是想抓一个活口以找出幕后的主谋,尽快结束这趟护卫的行动。

在Mike找好位置逼得高楼上的狙击手逃跑之后,阿鬼迅速带着文哥和剩下的人撤离现场。

而当阿来返回的时候,他只等到了阿鬼给他叫的一辆出租。

文哥的遇袭、追击的失败加上抛下他直接撤走的行为,这些都让阿来对阿鬼的能力产生了怀疑。

回到文哥的别墅,阿来奔着阿鬼就开始挑衅,并用拳头发泄着对行动的不满以及对自己生意受损的愤懑。

眼看阿鬼被打,阿肥立马掏出手枪以示立场,而阿信也不甘示弱,同样掏出手枪做出回应,而Mike则在一旁打圆场,就这简单的一幕,就将这五人的关系再次理清的一遍。

到了第二天,自知昨日办事不力的四人面对文哥多少有些畏惧。但文哥的处事态度和驭人手段实在老道。

面对下属的失职,文哥仅是表示在他这个位置发生这样的意外在所难免,就算昨天让枪手得逞也与你们无关。

只言片语,既安抚了自己的部下,又不动声色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大家都是聪明人,聪明人就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而另一边,外出的阿鬼正在处理街头的小麻烦。他知道如果不把在后方乱咬的老鼠赶走,阿来便不会安心执行任务。

而阿鬼的处理这件事的方式彻底暴露他的心性:谋事绝不犹豫,行事绝不手软。

面对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老鼠,阿鬼只给了他一次考虑的机会。在得到否定的答复之后,仅用一个小刀片,他就让这只老鼠彻底闭嘴。

这一段戏演的人是云淡风轻,但看的人却是心惊胆战。真正心狠的人甚至不会让你听到他的心跳,而真正的江湖是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让你选择。

当晚,对帮派历史并不了解的阿信向Mike询问阿鬼的信息。而阿鬼之所以叫阿鬼是因为他在江湖上有一个“鬼见愁”的绰号。

而这种传闻,已足以证明当年他在江湖的地位。

得知自己的麻烦已经被阿鬼解决,阿来便搁置了一开始的成见并认可了他的实力。而从这个时候开始,五人小分队便度过了磨合期,开始有了真正的配合。

第三部分:收官之战

由于杀手的追杀,文哥的外出办公受到了限制,但躲避只会让问题更加复杂和凶险。他的对手会伺机而动,而他的手下也会趁机弄权。

大家都是生意人,谁让生意难做,谁就是真正的敌人。等到所有人都不需要这个老大时,那么文哥便是神仙难救。

所以他必须出来正常办公把持局面,而这也就意味着落在五人分队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

这一天,从餐厅出来的文哥正在五人的护卫下离开商场。

一层又一层的电梯,意味着一层又一层的危险。每一个出现的面孔,都可能是安排好的杀手。

精神高度集中的阿鬼,在伪装成保安的杀手掏枪的一瞬间就做出了反应,组织了反击。

而这一段枪战戏,从演员的站位到双方博弈的战术动作都表现得相当到位。

阿肥负责近身保护文哥的安全,其他四人则分开站位互相保护对方的后背。

而杀手也并善类,他们用一个手推车暴露其中一个人的位置,引诱五人分队的视线,然后用手推车做掩护完成站位的转移。

但他们的伎俩最终被五人分队识破,化解这个危机,但这并不是结束。

在五人分队负责保卫的时间,发生了一小插曲。负责开车的阿信在路上抛锚,车里载着的是文哥的情人。

在阿信返回之后,阿来明显感觉到了异样,但也不便多说。当初他就是因为这种麻烦,才让阿信负责给嫂子开车。

但没想到,这个麻烦还是被阿信给沾上了。而这为之后的剧情,埋下了伏笔。

任务还在继续,五人小分队已经在配合上有了默契。在情感上也有了依赖,这一幕用纸团踢球的戏将他们关系的升温表现地淋漓尽致。

在正常下班之后,文哥在五人的护卫之下准备回家。

在商场内,文哥碰到当初抛下自己的小弟,后者已经在社团里没了位置,此时正在商场里当清洁工。

见到此情此景,文哥的反应相当耐人寻味。如果是一般的人见到这种贪生怕死的小弟恐怕早就痛下杀手,或者视而不见。

但文哥却从阿南那里取了几万现金让阿肥给递了过去,钱虽然不多,但足够收买人心。从文哥的角度来说,这不是善良,而是权术。

就在等待电梯的时候,老鬼的一位熟人找了上来,但很快他就露出了马脚。

一场遭遇战,一触即发。

而看到文哥遇到危险,刚刚收了钱的小弟毅然决然地站了出来。这一次,他替文哥挡了枪。仅用几万块钱,就能让一个人为你出生入死,文哥老道的背后,是江湖中叵测的人心。

而这一次,无人小分队故意放走一个杀手,准备顺藤摸瓜端了他们的基地。

但整个杀手团队也相当谨慎,看到自己人行动失败且留了条尾巴,大楼里的杀手很快就做出了反应,开枪射杀了自己的人,并集中火力对着五人分队一顿狂射。

在几番对射之后,阿来和阿鬼找到机会偷偷潜入大楼。等最后一位杀手用尽子弹,胜负便有了分晓。

通过未被完全销毁的证据,五人分队确认了幕后的主使正是奥比餐厅的祥叔。

阿南很快就得到消息,但祥叔在社团里也是有辈分的老人。这件事还是得交给文哥定夺。

他一面吩咐五人分队等消息,一面到文哥那里拿意见。最终文哥决定让阿南将祥叔带回来,但如果祥叔不肯,这事情就得阿南自己决定了。

或许是意识到了事情败露,祥叔的最后一餐给自己安排得很丰盛。最后失败了,他也没有抱怨。

认命,是他最后的觉悟,而既然如此,又何必到小辈那里低声下气呢?说到底,他与文哥之间的恩怨,除了钱之外,那就是权。

眼看祥叔油盐不进,最后的结局就只能如此。

事情已经有了结果,五人小分队也不用再守着这最后的枪手。而护卫文哥的任务,也就此结束。

但整个故事,却迎来了最后的高潮。

第四部分:瞒天过海

在五人分队的工作完成之后,阿鬼从阿南那里拿到的报酬,也领到了新的任务。

原来,阿信和文哥情人的丑闻传到了阿南这里。

此时阿鬼就面临一个选择,尽管阿南说让他确认阿信有没有做这件事再决定要不要除掉他,但阿鬼知道,既然阿南张口说了这件事就不会善罢甘休。

规矩如果不守,奖罚如果不定,那就没人信,也没人怕。

从阿南那里得到任务之后,阿鬼第一件事就是通知自己的亲信阿肥在十点之前给他准备一把枪,还故意要来他的电话通知阿信准备和自己见面。

很显然,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让阿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枪是凶器,阿肥很快就意识到了问题。在确认阿鬼的电话是打给阿信之后,阿肥立马将消息送给阿信的大哥,他们都是聪明人,也有十足的默契。

阿来早就知道阿信犯了什么错,在接到电话之后就立马找到了阿鬼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但阿鬼做事,从来都是计后果的。他知道这件事的分量,就这样放走阿信,吃不了兜着走的

会是他自己。而就这样除掉阿信,任务是完成了,但阿来一定会找自己麻烦。

所以,他才故意放了一个口子让阿来提前牵扯进来,并组一个让各方都能满意的局。

在从阿鬼那里得到态度之后,阿来很快就做出了反应准备将阿信送走。

但这才是阿鬼所预想的第一步,而真正精髓的是阿鬼预想的第二步,那就是Mike会留住准备出走的阿信。

Mike从阿来那里接到任务要送阿信离开香港,但Mike既是老江湖,也是聪明人。论洞察力,他甚至高于他的老大阿来。要知道,他是五人分队中第二个和文哥握手的。

所以,他既不能放走阿信,也不能就此干掉阿信。

放走了阿信,那么阿鬼会将黑锅丢给阿来,而自己刚刚跟了来哥,那么祸事就会马上找到自己。而如果除掉了阿信,那么对阿信十分在意的阿来,定然也不会放过自己。

所以他必须让阿信,主动留下。而到这里,也都在阿鬼的预料之中,接下来要演的戏,就是对上瞒天过海,得让上面相信,他把事给做绝了。

对于选择回来的阿信,阿来也并没有放弃,而是找到了阿肥,准备在枪上做一些手脚。

而这也在阿鬼的预料之中,但阿鬼所想的要比阿肥和阿来更深。

这出戏必须得真,要真,就必须有冲突。如果事情按部就班、毫无波澜,那么负责监视的人就会找到蛛丝马迹,到头来惹上麻烦的还是阿鬼自己。

所以他在最后的饭局上,将一把银色的枪亮了出来。目的就是告诉他们,这是要玩真的,你们的把戏已经被我看透了。

而看到阿鬼亮出的枪不是自己准备的,阿肥深知如果阿来怀疑到自己是和阿鬼串通好的,那么就会引火上身。

所以他马上提出去向文哥求情,来表明自己并不想除掉阿信的态度,以洗脱自己在这件事上是和阿鬼合谋的嫌疑。

但不管怎么说,阿来现在已经相信阿鬼是要玩真的。所以他的愤怒,也是真的。而只有真,阿鬼才能骗过想要骗的人。

当阿肥将阿嫂被除掉的信息带回来的时候,除掉阿信就谁也无话可说。而事情已成定局,一切摆在明面上,阿来如果在这时候对阿鬼下手,那么自己也不会好过。

到了最后,阿鬼将一个空包弹的弹壳交给阿肥,就是通知他这是一个局,阿信并没有死。其目的,就是当阿来追究阿肥的责任时让阿肥有一个保命的筹码。

这样一来,阿鬼就既完成了任务,又避免了内部的矛盾还救了犯下大错的阿信。

至于Mike的身份,虽然网上有众多讨论,但无论Mike是不是卧底,其实并不影响阿鬼最后的计划。

而这种疑团,其实是导演故意的留白。留下的疑点越多,观众思索的乐趣也就越足。

一口气讲完杜琪峰的神作《枪火》,最后的结局,你看懂了吗? …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枪火影评 五人小队肝胆相照闯江湖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