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韦格小妇人 女生寻找属于自己的人生方向

不同于1994年版电影《小妇人》以时间顺序为轴的叙事手法,新翻拍的2020年版《小妇人》直接将故事的时间点设定为七年后,此时马奇家四位女儿都已成长为真正的小妇人,她们各自过着不同的生活,而她们的人生也皆成定局。

导演格雷塔·葛韦格将马奇家的二女儿即电影的女主角乔向出版社投稿的情节作为影片的开头。

乔一直梦想着成为小说作家,当她又一次将自己的中长篇小说投到一家纽约的出版社时,老板表情严肃地看完稿件后答应了刊登她的小说,但是却提出了唯一一个修改要求:确保小说中女主角最后的结局是结婚或是死亡。

就是这么一句简单的要求从侧面揭示了当时社会对于女性的期待和要求那就是步入婚姻成为人妻,看到影片的最后你会发现它同时也为电影中马奇家几个女儿的结局做出了暗示。

乔的姐姐梅格和妹妹艾米因为各种原因最终都选择了嫁作人妇,而小妹妹贝丝却因患病不幸离世。正是在三个姐妹的对比下,电影的主人公乔成为了与众不同的存在,她将自己活成了社会设定之外的“第三种女主结局”。
其实通过整部影片所刻画的乔的形象,她的选择和结局完全是情理之中。与其他姐妹比,乔的性格并没有那么淑女,甚至被人说行为举止像一个男孩子。她活泼好动,言语粗鲁,热爱自由,最重要的是她的身上透着一股强烈的反叛、冒险精神。

她从不认同社会上流行的女人就该靠婚姻来维持生计的观点,她希望靠自己的努力来达到经济独立,她不愿一生只为做好谁的妻子,她想活成自己。

因为“有些天性太崇高而不能抑制,太高尚而不能屈服”乔注定会遵从本心做出不同于他人的选择。

她拒绝理想结婚对象劳利的求婚,她独自一人到纽约闯荡,她不断写稿创作以实现小说家的梦想等等,她做了太多在那时世人认为女性不该或不能做的事情,可她就是义无反顾的做了,

当然我不否认影片中乔完全排斥婚姻追求事业的性格有让女生形象设定从只能结婚的一个极端走向了完全抛弃婚姻的另一个极端的嫌疑。

可是我还是很庆幸影片为观众呈现了这样一个不渴望婚姻却是渴求成为自己的女性形象,而《小妇人》这部影片也正是通过对比四个女孩面对婚姻和梦想的不同选择让观众去再次审视婚姻对于女性的意义,以及女性又该如何在成为自己和成为妻母之间做出取舍。我觉得这两个问题对于现今的社会仍然是有思考价值的。

其实不光是在19世纪的美国,就是现今的21世纪社会中仍持有着女性就适合谈情说爱,就该结婚生子的观念。而在这样的观念下,女性的最大价值就是扮演好妻子和母亲这两个角色。

可在女生成为妇人之前,她们也是有自己的热爱和梦想的,但是一旦她们的少女时代结束,婚姻就会被预设为她们最主要的人生目标,那些关于自己的梦想也连同少女时代远去,在周围人眼中它们并不重要,女生自己也会因“现实的骨感”和日常生活的琐碎将它们搁浅、遗忘。

除此之外,影视作品也一直在传达一种观念:婚姻会是女生最大的人生转折点,反观中国近几年以年轻女性为受众的影视剧就可以发现它们绝大部分都是打着“甜宠”标签的爱情片。

这些爱情片背后多是同一个“童话套路”即女生都是落难的“公主”,只有当一个完美的男生出现后,与这个男生恋爱、结婚,她的人生才真正走入高光时期,而最后的结局也多是一个模糊不清又千篇一律的“幸福永远”。

但正如乔在影片中所说的“女性她们有思想,她们有灵魂,不是仅仅只有感情;她们有野心,她们有才华,不是仅仅只有美貌。”

我想属于女生的故事情节不应该全都是“爱情片”,乔的角色形象让我看到了影片背后对于这种“女性设定”的厌倦和反抗,同时它也在大声向女性观众宣告你不是非结婚不可,女生也可以去大胆的寻找自己。

或许这个过程会很曲折、艰难,你也会经历孤独和自我怀疑,但当你找到自己,成为自己后你才会赢得属于自己的人生。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葛韦格小妇人 女生寻找属于自己的人生方向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