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智电影误杀 没有对错的对决

这次,不讲故事,只讲细节只讲意象!

《误杀》是由陈思诚首次担任监制、柯汶利执导,由肖央、谭卓、陈冲、姜皓文领衔主演,秦沛特邀演出的剧情犯罪片。该电影改编翻拍自印度电影《误杀瞒天记》,讲述了父亲为了维护女儿,用电影里学来的反侦察手法和警察斗智斗勇的故事。

开篇,男主以自己和自己的店员为主角讲了一个类似《肖申克的救赎》和《基督山伯爵》的越狱桥段:店员弄倒落叶筐,借机与男主搭腔,利用运尸的机会,把男主一起运走。男主睁开眼睛,发现尸体正是店员,没能逃出生天。

男主在小餐馆里吹嘘:“看过1000部电影,就会发现世界上压根就没有什么离奇的事。”与此同时,警察局长拉韫刚刚用诈供的手法破了一个案子,她如是说:“如果你破过1000个以上的案子,你就会发现世界上压根就没什么离奇的案子!”两句相同的话!暗示着,这场旗鼓相当的智力对决大戏,拉开帷幕。矛盾是戏剧的灵魂,戏剧以其冲突推动剧情,以其伏笔展现魅力。

一个是生活在底层,以一己之力养活着一家四口,看过一千部电影的网络个体商户。一个是住着豪宅,有一位市长参议员老公,破过一千个案子的警察局长。当男主看到警察局长用钱摆平自己儿子的罪行,他就知道:这场对决,没有对错。只有输赢。

素察被误杀那天,男主正在罗统看泰拳:新人打败了老拳王。镜头闪现,插叙的是母女二人误杀素察的情景。老拳王倒地不起。男主给身边拳迷科普拳击中的“吞舌”现象。暗示着,素察在被平平击倒后也出现了吞舌。而后来,打开棺材时的血手印也印证着,素察是被活埋致死的。完成“误杀”这一主题。

男主回到家,一系列操作后,他安抚母女:“素察是谁啊?我们就不认识素察。而且从今天开始,我们必须当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说谎很容易被发现,不要试图去编造没有发生过的事……”

男主模拟警察诈供一段,着实催泪。这一段,也真如他预料一般上演了。影片的高潮,也正式降临。在前一部分,“警”与“匪”的脑力对决,情节冲突过后,这一部分,作者把重点放在演技(既人物情感)的冲突上,实在是高明。矛盾也好,人的审美接受能力也好,都同市场规律一般,有一个峰值,顶峰之后必然是疲软。作者,也很清楚这一点,他没有一直带着读者崩着神经一味往前冲。而是,在达到峰值时,适可而止,转换视角,不再说事,说人。

两位母亲的对质,在两位出色的演员神乎其神的演技下给人以灵魂的震颤。

“有的孩子,是孩子,有的孩子就是禽兽!”怒火中烧的双眼,紧绷的眉头、脖颈、锁骨、变形的嘴角,微微咬着的后槽牙。

前一秒还丧心病狂,后一秒被击中心中要害,眼角微闭、嘴角快速后缩颤动,悲伤和无力瞬间闪现,在恼羞成怒中又带着悲伤痛苦……

如此复杂的情感,还真不是哪个演员都驾驭的了的。

除了,主角们的演技、戏剧冲突的设定、我最喜欢的是影片中贯穿着的意象。比如,影子。

在拉韫思念儿子的时候,打在她脸上的是百叶窗斑驳的影子,揭示着,母亲破碎的心。

拉韫,审问小女孩安安的时候,她的影子一点一点扩大,慢慢的吞没女孩。孩子面临的那种强大的压迫感瞬间就压到了观众的心头上。

比如多次出现的羊。

全片出现频次最多的一个动物——山羊。影片的英文名为《Sheep Without a Shepherd》,有“乌合之众”之意,直译过来是没有牧人的羊,相当于片名就已经包含了“羊”。替罪羊一词,来自于犹太教。山羊是一种献祭用的洁净的生物。犹太人经常会在赎罪日,专门挑两只山羊,一只拿来献祭,另一只让放生野外,这两只羊像是背负了族落的罪,被赎罪、被放逐。

影片中的羊,也有这样三种形态:男主布施时跟在僧人身后的羊;牧羊人放牧的羊;还有这只被桑坤泄愤打死替男主而死的替罪羊。

这只羊,后来被埋在原来埋素察的棺材里。它是替男主李维杰死的,此刻,又代替了素察。究竟谁才是被害者?谁又是罪人?影片把疑问交给了观众。

影片的主题曲,也叫《亡羊》。中国也有成语:歧路亡羊。此处“亡”是丢失之意。讲的是,羊丢了,没能找回的故事。原因是迷途,歧路中又有歧路。

影片中出现最多的意象,当属救赎。高耸的佛塔。命运轮回,为忏悔而建造的佛塔。被敲响的忏悔之钟。羊。犯罪前后两次出现布施场景:人在做天在看。佛塔周围围绕的是,听到忏悔之音而自由高飞的鸟。

再比如,滂沱的大雨。

我特别喜欢雨中的镜头部分。拉韫带着警察,不顾民意的反对,冲进坟地,开棺寻尸。淋漓的大雨,突然而至。超慢速镜头特写:雨打在拉韫的警帽沿上,冲刷下来。冲刷着她的暴力执法之罪。

打在李维杰和阿玉脸上,冲刷着他们的误杀和隐瞒之罪。打在拉韫老公身上,冲刷着他的失察无为之罪。打在棺材板上,冲刷着素察的猥亵强暴之罪。打在餐馆老板身上、打在焦灼的打在一起的警察和围观者、记者身上……每一个人,都在冲突之中,每个人都在大雨之中……

除了文学意象,影片的很多细节伏笔也埋的恰到好处。阿玉问李维杰,为什么尸体换掉不告诉她,说“我没什么本事,能做的,只有挡在你们前面。”平平要去派对,李维杰对着妻子说“都是你给惯坏了”。素察失踪,都彭对妻子说“都是你给宠坏的”。都彭前一秒给妻子打电话呵斥,后一秒面对记者,职业假笑,还有他那张放大的假笑海报,记者报道之后那句:马上给大人(都彭竞争对手)打电话,市长竞选必胜了。都极具讽刺。丧偶式婚姻、父母与子女沟通缺失、豪门败子、警民冲突、政客嘴脸、媒体偏颇……一系列社会矛盾也展现其中。

还有一些小细节,设置的也很巧妙。安安用叉子刮桌子,李维杰轻声说了一句:别刮了。暗示着,全家,都听到过,素察在棺材里用手刮棺材板的声音。李维杰通过承包商得到给警察局地下铺网线的工作,他看了很久网线的坑道。拉韫的白日梦中,儿子就从警察局的铁门里走进来。结尾说,素察的埋尸地点不方便透露,除了警察局还能有哪不方便透露呢?安安最后得一百分,100笔体稚嫩,数字书写不一致。很显然,是安安学会了做假。而后,李维杰选择自首。 李维杰的“误杀”,真的是误杀吗?以我之见,是故意。当法律缺失,当权者腐。报警,素察活着,警察局长和参议员不被免职,百姓面临的只有绝望和二次伤害。

影片为开放式结局,李维杰自首入狱,阿玉和女儿争相自首。面对记者的采访颂叔意味深长一笑。李维杰在监狱里,落叶筐倒了。影片就此定格。首尾呼应,完成因果循环,宿命论。把选择权,再次交给观众。暗示着,李维杰再次面临选择,可能选择越狱和素察一样被活埋;也可能选择留下,最终完成救赎。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斗智电影误杀 没有对错的对决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