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色第一集就露全裸 瓜导居然这样拍青春剧

青春大概是人一生中最诡异的时期,叛逆、疯狂,极度勇敢又极度怯懦,不断追求爱又不断失去爱,渴望一切又厌恶一切。

没人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只知道要不断地奔跑,不断地去索求一切。

但是青春又在滋养我们,一切不可能的事在此时突然发生,一切不可能的关系在此时悄然而至。

我们渐渐地建立自我认知,也慢慢塑造起自己美丽的假面;我们开始尝试理解这个铁铸的世界,也对这个世界感到失望。

没有人永远青春,但每个人都曾拥有青春;青春里有幸福有彷徨,有痛苦有悲伤,有悔恨有难忘。

在青春里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插翅难逃,可当白驹过隙,又会永远怀念青春。

借塞缪尔·厄尔曼的《青春》:

Youth is not a time of life; it is a state of mind; it is not a matter of
rosy cheeks, red lips and supple knees; it is a matter of the will, a
quality of the imagination, a vigor of the emotions; it is the freshness of
the deep springs of life.

愿你永远铭记自己的青春。

1.没人比瓜导更会拍

《本色》由《Call Me By Your Name》的导演“瓜导”卢卡·瓜达尼诺执导。

少年的心境,没有人比瓜导更懂,少年的情愫,没人比瓜导更会拍。

故事发生在美军驻意大利的一个军事基地,主角弗雷泽跟随他的母亲与她的妻子一起从纽约来到这里,在这里弗雷泽遇见了凯特琳与她的朋友,从而一同追随自我。

他是弗雷泽。头发漂的雪白,干燥杂乱像一团杂草,总是不修边幅,虽然还未成年但他已经开始酗酒。

母亲有些过分宠溺他,一面他是一个被宠坏的疯子,另一面他像是从城市向外逃亡的流浪汉。

她是凯特琳。性感卷曲的长发,消瘦骨感的体型让她显得“女人味”十足。

可是在她的自我认知里,她应该是“他”。她想成为一个男生,想和喜欢的女生拥抱、热吻。

他是杰森。他是基地里的一个老兵,他严肃又有趣,爱读一些常人退避三舍的书。

弗雷泽喜欢他,可他有女朋友。

她是弗雷泽的妈妈莎拉。她是基地里新上任的指挥官,她有些过分骄纵弗雷泽,但这或许是因为她心中对弗雷泽有太多愧疚。

她爱弗雷泽胜过一切,可她总是表达不好,反而让弗雷泽愈发憎恨她。

她是玛吉,基地的一名医生,弗雷泽的另一个妈妈,莎拉的妻子。她永远保持着温柔的样子,表面上她总是对沙拉言听计从,可她心里偶尔也会涌上一丝不满。

弗雷泽生活在一个非传统的现代LGBT家庭里,母亲是同性恋同时也是一位军官,她娶了一位妻子,让弗雷泽觉得母亲爱妻子胜过爱他。

这样的家庭关系注定会让一切变得不平凡。

弗雷泽也是同性恋,在基地里第一次偶然遇见老兵杰森的裸体,他就开始对杰森暗生情愫。

来到基地后,弗雷泽结识了凯特琳,他带领着凯特琳寻找真正的自我,同时凯特琳也积极地鼓励他追求自我喜欢的人。

2.混乱、迷茫、欲望

青春并没有那么容易度过。

在外人眼里,主人公弗雷泽是一个举止怪异、性格叛逆的纽约少年,可没人能看透他层层伪装下布满防线的脆弱内心。

初到基地的弗雷泽对这里一切新鲜的事物既好奇又抵触。

他穿着个性张扬,与这里的人形成鲜明对比;拍身份证件时故意戴着墨镜,一脸不屑;指挥官交接仪式上所有人都站起来,而他却纹丝不动地坐着,仿佛这世上的一切都与他毫无关系。

弗雷泽在这里最先认识的是布兰妮,一个有些胖的白人女孩。布兰妮主动向弗雷泽示好,带他和她的好友们一起到沙滩上玩耍。

可弗雷泽对布兰妮并没有特别深刻的印象,反倒是对另一个叫凯特琳的黑人女孩产生了浓厚的好奇。

随后两人之间发生了近乎柏拉图式的相互吸引。

后来,弗雷泽看到凯特琳将性感的长发藏起来,穿着男式的衣服,于是他跟着凯特琳到了一个酒吧,在那里,他发现了凯特琳作为“哈珀”的一面。

弗雷泽第一次遇到杰森,是在他慌不择路时闯进的一个房子里,那是男浴室。

杰森的裸体在弗雷泽面前一览无余,弗雷泽看呆了,他定在原地不知所措,随后红着脸仓皇而逃。

弗雷泽并不确定杰森是不是喜欢自己,他一直小心翼翼地试探杰森,寻找一切和杰森可能的共同爱好,在图书馆制造偶遇,借走他看过的书。

可杰森对弗雷泽的态度一直很模糊,既不拒绝也不接受,不捅破这层窗户纸,却又主动邀请弗雷泽出去玩。

弗雷泽将这个邀约错误地认为是约会邀请,结果他自然大失所望。

在发现了凯特琳的哈珀身份后,弗雷泽明白凯特琳深陷在性别认知的泥沼里,凯特琳也渐渐开始对弗雷泽袒露心声,她让弗雷泽为她画胡子,让弗雷泽为她剪去性感的长发。

凯特琳努力地认知自我,可是在与女生搭讪接吻之后,对方说的那一句:“我知道你是女生,但我喜欢你”,又让她不由自主地逃离。

混乱、迷茫、欲望,这大概就是青春最重要的三个关键词。

3.探寻自我的道路
后来,一场意外突然发生,被派去阿富汗的几个新兵被炸到炸死了,其中有一个正是凯特琳与弗雷泽的朋友。

这件事情发生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人们陷入深深的痛苦里,这群朋友也开始分崩离析。

弗雷泽找到杰森渴望一丝慰藉,却撞上了杰森和他的女朋友在缠绵。杰森邀请弗雷泽一起跳舞,弗雷泽试探着想吻上杰森,杰森却偏过头抱住了他。

弗雷泽在痛苦中失去了希望,他转身逃走,跑进大雨里。

凯特琳和她的朋友们逃到那个无人的别墅,酗酒,吸毒,摔东西,砸墙,努力地发泄痛苦,可一切过后,剩下的是更加强烈的空虚。

因为种种意外,凯特琳一家要搬去日本的另一个军事基地。凯特琳与弗雷泽按照约定,去看血橙的演出。

他们没有和任何人讲,就这样偷偷跳上火车,逃票到了博洛尼亚。

俱乐部里,凯特琳又被性别认知击倒,她跑到火车站想逃回去。可弗雷泽追到火车站,带她去看了博洛尼亚最美的日出。

在日出的光辉下,两人拥抱、接吻,未来他们可能再也不见,但此刻足够美好。

青春时,我们总是渴望能对自我有一个确切的定义,我们迫切的需要认同感,以至于迷失了真正的自己。

可正如这部剧的名字:we are who we are,我们只是我们自己而已,不需要被任何人定义,因为我就是我,我就应该是我,我肯定是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本色第一集就露全裸 瓜导居然这样拍青春剧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