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 ひとよ》影评 未尽全攻的慈爱

撇去丧心病狂的极端案例,父母心总是希冀将最好的留给孩子,碍于现实因素,或许可兹选择的路径相对有限,但即便是逆境下的选择,如何给予相对优质的道路,始终是不变的初衷。

但作为孩子的,起初总是不明白,有所成就归诸于己,遭遇挫折便将过错归咎于环境因素,或感慨物质生活的匮乏,或抱怨父母吝于陪伴,总之千错万错,就是自己没错,怨怼陌离着彼此,也让亲情关系越形淡泊。

直到踏入了社会,表象的事态看多了,对物质的刺激相对无感,反倒是屡屡在情场或职场中跌跌撞撞,内心不时受到伤痕般的激荡,希冀寻求坚实的慰藉之际,才会蓦然的察觉到:血缘所连结起的亲情,绝对不仅仅是彼此共同生活的表象,更多借由家庭伦理所建构的无形价值,无意识间构筑著永恒的避风港,始终企盼着游子归来团聚的温馨。

那样的亲情呼唤,不存在赏味期限,多少年过去后,只要仍旧心系著彼此,则相逢永远不嫌晚。(以下有雷,敬请慎入)

《一夜 ひとよ》电影描述长期遭受父亲家庭暴力的三名孩子,尽管明知父亲暴戾的性格,但日子一久,早已内化为成长中的必然,总觉得被暴力对待后、忍一忍也就过去了,一家仍旧维持着表面的和乐。

然而,看在眼里的母亲,舍不得孩子饱受拳脚对待,索性撞死丈夫,并在自首前告诉孩子们:你们终于可以自由的成为想做的人,之后便音讯杳无。

可惜,故事并未如母亲所预期的发展,三名孩子在顿失父母的依靠后,虽仰赖著留下来的车行人脉维生,但缺乏至亲陪伴的阴影,终究还是挥之不去的梦魇,最终没人达至曾经自我许诺的愿望。

十五年后,母亲突然归来,众人显得措手不及,不知如何面对这个既陌生、却又该亲昵的家人,甚或担任记者的雄二,还撰文批评母亲的「圣母」假象,直斥当年撞死父亲的荒谬,并直白点出一家人早已形同陌路。

这一切陌离情景,做母亲的早已料到,深知或许无法取得孩子们的原谅,但仍旧希冀在接续有限的岁月中,扮演好妈妈的角色,借以重时遗失的亲子时光。

血缘终究带有着莫名的魔力,三个孩子重新在妈妈身上,找回往昔的慈爱滋润,本以注定宛若浮萍漂泊的灵魂,顿时也有了回家的感觉,最终一家人重归于好,不再禁锢于那个不想再被忆及的人伦伤痕。

综观全剧的演绎,母亲弑夫护儿的作为,究竟是圣母的光辉?还是不负责任的私刑正义?无疑是论辩的焦点。

起初,孩子们不懂,天真的以为只要维系着家庭运作,被暴力相向没甚么大不了,咬紧牙关也就过去了。

殊不知,家教是会遗传的,从小生长在家暴的家庭中,长大成家后,暴力亦将成为家庭的不安定因子,一如电影中的雄大,就是最好的例子。

母亲选择以极端的方式手刃丈夫,或许正是企盼着暴力不再递延,还给孩子一个健全的成长空间。

惟可惜的是,杀人监禁的无奈,让她没能继续的陪伴子女走下去,在亲情的关怀上显得未尽全功。然而,若是细细忖度妈妈当初何以如此的初衷,就会深刻的理解,那份纯粹的慈爱,还是无可取代。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一夜 ひとよ》影评 未尽全攻的慈爱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