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喜剧极品基老伴 漫谈同志的命运人生

突然之间想起《极品基老伴》中Violet参加好友Freddie和Stuart的同志婚礼。她的一袭奶白色的礼服长裙(一个几乎可以充当婚纱,其实本就是婚纱的礼服),成功混淆了耳目,让一场本应该是同志婚礼的场所,变成了不伦不类的掩人耳目的婚礼杰作。这当然也是导演的戏仿,言下之意是在告诉你:别管是到了什么岁数,婚礼大抵就是一场掩人耳目的形式,做给外人看的。人们执着到无论什么岁数,都想要的那么一个形式,对于外人看来,要多敷衍有多敷衍。

对于Freddie和Stuart这一对同志配偶来讲,迟来的婚礼,是一辈子来之不易的重大政治成果。难道这就是同性恋苦苦追求的东西吗?况且,就这样一个完美圆满的成果,还轻易就被异性恋暗度陈仓,窃取了政治果实。试想那个晚上,那对同志情侣睡在大床上,Violet在一旁打地铺的情形,不管男男女女之间的关系在历史上如何纠结,这里头都有异性恋的攀附信息,在不断的蚕食着同性恋暗中艰难的存在。

整体上看《极品基老伴》,是伴随着强烈的心酸的况味的。尤其是当Ash从他们身边退出的时候,代表新一代直男要从同性恋的客厅退出,这一幅新生代的群体自闭的自画像,逶迤而开,惟妙惟肖。从两代人的象征性来看,他们必定是父与子的关系,他们暗中消磨的那半个多世纪的爱情的结晶,终于走向了更加自由的新大陆,纽约。从两种性倾向的关系来看,却无论如何要哀伤得多,异性恋终于从同性恋的势力范围里,悄然退场,同性恋和腐女之间,相依为命。那场说不清道不明的婚礼就是明证,那晚不尴不尬的新婚之夜也毫不叫人浮想联翩。

剧集对于同性恋的命运有着明显的点拨和警醒作用。当他们再也爱不起来的时候,当他们不再以酒吧为中心,那所大客厅既是他们的战场也是他们的坟墓的时候,他们仍旧在忍受着来自母亲大人的盘问,精神上的脐带仍旧没有割断;他们的生活中还会再次源源不断地介入新人,他们仍旧把这些新人当做自己精神上的儿子。

从这种程度上讲,他们和异性恋完全没有区别,那个客厅才能够成为一个完整的施展伦理的场所。只不过,上演的道德战争(王尔德最具穿透性的关于道德的格言之一,便是道德是用来对付自己的敌人的)改换了立场和论调。“你干吗满世界跑着去找些陌生人?你干脆在家找个男人得了,反正也都是不待见你。”“我试过了,找不到。”找什么呢?她早就嫁给了那一对有真爱的死gay了。悲哀的是(或许也并不悲哀),活到归齐,一切倾向都无甚区别。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同性喜剧极品基老伴 漫谈同志的命运人生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