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珞丹退圈是为了翻红吗 戏约不断为什么退圈

听到“王珞丹退圈”的消息,最初我以为又是个娱乐圈版的“劣币驱逐良币”的故事,类似于什么“流量爱豆面瘫演技却日薪208w、实力演员无戏可拍宣布退圈”。毕竟也有几年没看到王珞丹出圈的作品了。上一部让她拿下长春电影节最佳女配角奖的《烈日灼心》,已经是2016年的事儿了。

结果,当我又翻了翻王珞丹的社交账号,发现臆想中“王珞丹已经凉透了”的局面,压根不存在。戏约应该是没断过,目前王珞丹手里的待播存货就有4部以上。

综艺也质量不低,偶尔当个“跨界歌后”,朴树老师亲自伴唱弹吉他。

你说王珞丹不缺机会、缺的是人气?那就更开玩笑了。即使在内娱,也少有明星能收获如此多的“骨灰粉”,享受一个经典角色带来的长尾效应。这个角色,当然是《奋斗》中够飒够痴情的米莱。

就在王珞丹回复“退圈”的视频下,热评第一是粉丝对梳着齐刘海、对镜头卖萌的王珞丹说:这个角度,你还是那个“米莱”。

很神奇的是,王珞丹2021年发布的微博,评论区也时常汇聚大量2007年的剧粉。

 

就连在QQ音乐,王珞丹献声的一首屡屡破音的《左边》(电视剧《奋斗》的插曲)下,也鲜少有恶评。粉丝赞她:清流。

如果说,这局面都觉得“揭不开锅了,要退圈”,只能说收入的参差让我实在无法和贵圈明星们共情。明明过得不差,但又不止一次满腹牢骚,王珞丹上演这么一出“退圈”戏码,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翻红,这是王珞丹亲自盖章的答案。去年8月8日的深夜,王珞丹发微博称:不想当什么好演员了,太累了,就想红。还直问,“有什么翻红的办法?”

随后这条微博被她自己删了,好友叶璇出面解释,说当天王珞丹是喝大了后乱发的。估计大家也看出来了,话是真心话,只不过王珞丹不小心先把答案说出来了。时隔一年,我们看到了她和团队找到的解题方法——退圈未遂门,又名“如何策划一场有尊严的翻红。”事情开始于这周三王珞丹在抖音更新了一则视频动态。有粉丝问:“宝贝你退出演艺圈了吗?”两分钟后王珞丹下场回复:“是的”。

因为王珞丹在该平台的上条动态是20多天以前更新的了,有网友调侃她“你就是个透明人”。王珞丹这次则话外有话地接了一句:“透不透明不重要,是个人就行”——纳尼,意思是已经回归素人了?

第二天”王珞丹退圈”直接跨平台冲上了微博热搜第一的位置,甚至达到“爆”的程度。

子弹飞了好一会儿。快到中午,王珞丹工作室才否认了消息,并称“想得美。读你的剧本去”,暗示王珞丹此时正拍着戏。

这波策划达到“翻红”的目的了吗?坦白说,数据上还是挺完美的。前期有网友询问本人回复,后面有账号跟风炒作话题,接着是工作室回应辟谣,配合得有条不紊;没费什么力气,就屠榜了三大平台的热搜。

 

更耐人寻味的是,在用“疑似退圈”将大众关注度拉满后,王珞丹的某独家专访的视频紧随其后上了抖音热榜。视频大意是王珞丹说“对事业有所求时会有压力”(这里的“事业”难道特指怎么翻红?),内容反正就……挺鸡肋的,经不起琢磨。

这种“先吸引注意、再输出一波强价值观”的打法,放在以前倒是明星团队常规营销操作。只是如今,被一波又一波的资本和艺人们收割韭菜的看客们,早已不是最初的1.0版本。在王珞丹工作室辟谣退圈风波的评论区,5.4w网友觉得这个热搜是买的。还有1.6w网友点赞了“至于买个爆?”

不怪这届瓜友们的反侦察能力强。就在几天前,内娱还亲眼见证了一场真正的退圈:参加过《创造101》的练习生陈语嫣,被拍到出现在迪士尼乐园的花车游行队中。没有了女团爱豆光环,成为一个靠勤奋营业赚钱的打工女孩。

真正的退圈,绝大多数就是这样悄无声息的——告别一场梦,归来是素人。然而,但凡站在过那个名利的山巅、哪怕只是短暂地看过一眼的人,对于退圈,都不可能是甘心的。

王珞丹显然是压根没打算回归素人。年少成名对于她来说也从来不是梦,而是现实。出生于内蒙古赤峰市的王珞丹,还有个亲姐姐王楚函。从小姐姐标致文静学习好,王珞丹则又黑又瘦还捣蛋。
后来也是王楚函先考上了北舞。而已经被父母安排在当地师范学院的王珞丹也闹着去北京,而且非北京电影学院不上。到北电三试的时候,满是个性的王珞丹唱了首黑豹乐队的《无地自容》。10个主考官中有7个投了反对票,但主考官霍璇老师力排众议把她留下了。就这样,王珞丹和黄圣依、贾乃亮成了同班同学。

刚上大学时候,王珞丹没什么自信,一个班的俊男美女属她最丑,也没人追。

王珞丹的“伯乐”赵宝刚对此有一段经典描述:“王珞丹长得有特点。说一个女孩长得有特点,跟说一个男人‘你是个好人’意思差不多。”

但命运要垂青你,是不讲道理的。王珞丹身上,天降独具慧眼的贵人,一降还是两个;贵人们一手剧本一手强心针,告诉你“做演员漂不漂亮并不重要”。

大学没毕业,王珞丹就先后拍了香港导演何洛的《蝴蝶飞飞》和汪俊执导的《阳光像花一样绽放》。在后一部剧中,王珞丹饰演冷酷叛逆的失足少女单鹃。这个眼神,让我想到很多年后出现在《少年的你》中的周冬雨。

在当时的影视市场上,看起来就“劲儿劲儿”的青年演员王珞丹算独一份儿。于是她很容易被正在筹拍《奋斗》的赵宝刚注意到,邀请她出演剧中同样脾气倔的“露露”。然而看完剧本的王珞丹给导演放话:要么让我演米莱,要么不演了。

王珞丹的任性不但没有惹毛赵宝刚,反而让他宁肯找编剧改剧本,也要起用王珞丹演“米莱”。

就这样,原著中的“白富美”被重新设定为暴发户家里接地气的千金,王珞丹的形象终于对上了。

2006年《奋斗》播出,并且爆了。几乎所有主演都吃到了这波红利,拥有了职业生涯中的代表作。但从观众缘上来说,王珞丹饰演的“米莱”无疑赢得彻底。

任你夏琳漂亮、杨晓芸可爱,都不及对朋友仗义、对陆涛专情、被背叛和伤害后还大度原谅的米莱吸粉!何况她还有钱。《奋斗》后,赵宝刚又把“青春三部曲2”《我的青春谁做主》中最重要的一个女性角色“钱小样”给了王珞丹,官配CP是朱雨辰饰演的“方宇”。

钱小样同样是个亮点和槽点一样多的女孩,浑身散发着混不吝的气息,跟王珞丹自身气质很合,角色光芒当然也直接盖过了另外两位女主演赵子琪和林源。对了,这部剧还有个女四号,白百何。估计当时王珞丹压根没把彼时刚产后复工的对方放在眼里。

如今看来,这部剧无疑以烈火烹油之势成就了王珞丹事业的巅峰:提名金鹰奖,荣膺“金鹰女神”,还成为白玉兰奖票选出的最具号召力的女演员。

2009年,王珞丹与黄圣依、刘亦菲、杨幂一起被评为内地的“四小花旦”,那一年王珞丹25岁。

 

然而,越是名望和赞美到了峰值,人越是容易忽略一些不那么和谐的声音。即使是“伯乐”赵宝刚谈起王珞丹的走红仍然觉得是奇迹,他总结到:“巧就巧在角色和她本身性格如此贴切,属于天上掉馅饼的契机。”而另一位和王珞丹合作了电影《搜索》的名导陈凯歌,曾指出过王珞丹在表演上并不是没问题,要“设法在磨砺中提高”。

当时有记者探班《搜索》剧组,给王珞丹起了个绰号:忘词大王。

王珞丹之后在访谈中也回忆过这段经历。只不过那时她已凭着这部电影,将“金鸡奖”最佳女配角奖收入囊中,所以能不以为意地一笑:“导演那天基本要崩溃。”

2010年是王珞丹事业的一个转折点。她先后接拍了电视剧《杜拉拉升职记》和《山楂树之恋》。这两部作品有个共同特点,就是同名电影版都在更早一步选角,最终也抢先一步上映。

都知道在前作先入为主的时候,后作很难讨好。但当时事业如日中天的王珞丹不太听劝,心态基本在赌气:你觉得我演不好?那我更要试试。

《山楂树之恋》电影豆瓣评分7.0,电视剧评分7.2。乍一看王珞丹还领先了0.2分?再仔细看打分人数,电影超过电视剧快300倍。

王珞丹版《山楂树之恋》的观看人数输得多惨?这么说吧,原著小说还有5.5w人读过,评分7.8。

《杜拉拉升职记》也是相同的问题。

很多年后王珞丹终于承认,这是个“失败的案例”。

虽然她马上给自己找补,但实际上王珞丹因为缺乏判断而错过的,不只是更合适的作品,还有本该去磨练演技、占据市场的时机。等到2011年白百何带着电影《失恋三十三天》横空出世,王珞丹职业生涯中最大的对手出现了,她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两个长相如同孪生、路线也相近的女演员之间的恩恩怨怨,甚至可以单开一帖细细道来。但总的来说,在王珞丹还由着自己性子、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接着戏时,白百何已经快、准、狠地分走了“小妞电影”蛋糕的一大块儿。最著名的是2015年暑期档两人正面打擂。

白百何连上三部电影《捉妖记》、《滚蛋吧!肿瘤君》和《恋爱中的城市》,这也使白百何成为华语电影史上首位推出个人电影观影套票的女演员。其中《捉妖记》首日票房1.73亿,刷新了华语片首日和单日票房记录。

而被王珞丹寄予厚望的《宅女侦探桂香》却扑得很彻底,被批评“惊悚有余,但剧情方面还是出现了不少硬伤,连带两位演员的演技也发挥不足”。

这场轰轰烈烈的“小妞之战”,媒体给出的结论是:白百何完胜。


资本和导演都是现实的。有了市场认可度更高的白百何,即使是原本追着王珞丹跑的本子和角色也纷纷转投对家怀抱。而在丢了一块蛋糕后,王珞丹似乎也没找到新饼,此后几年依旧有一搭没一搭地接着戏。碰到和自身比较贴切的角色,再加上导演能掌握住她的风格,偶尔倒也有惊喜;

要是以上两个前提都没有,王珞丹也没少贡献发挥稳定的5.0分水准之作。

 

以至于后来王珞丹说出那句“不想当好演员了”,不少人质疑:演技忽高忽低的王珞丹,首先真的算是好演员吗?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是,翻看王珞丹的获奖记录,会发现入行多年的她,拿到手的奖并不多。其中分量最重的奖项,是因为2012年的《搜索》;而让她获得提名最多的,是2007年的《奋斗》和2009年的《我的青春谁做主》——都是老本儿。

再说坦白些,在这个行业,当年机遇和她相似的女演员,经过数年的摸爬滚打,只要能续上一到两部质量过硬的后作,所得都早已超越了这个数字。

2017年白百何在泰国约会男模被爆出,一时间形象大跌。卓伟发了条微博:感觉东四环都能听到王珞丹的笑声。

王珞丹笑没笑不知道,但当天她的确发了朋友圈,配文:春天来了。

没了白百何,那些错失的机会和青睐就会重新回到王珞丹身上吗?就在同一年,25岁的周冬雨凭借电影《喜欢你》,拿下第9届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年度女演员奖。之后更是一年一爆款,当仁不让地接棒新一任“小妞电影”代言人。难怪有人调侃:王珞丹和白百何抢了那么多年的蛋糕,周冬雨直接给端走了。

阻碍王珞丹一路畅通“红”下去的,从来不是“周冬雨”们,甚至不是白百何;而是当初属于“米莱”的旧市场回不去,属于王珞丹的新市场却始终没打开。王珞丹想要的红,是她20多岁时,只有孤勇和任性,就屡屡被命运选中,名导环绕,躺着就赢。可惜到了拼耐力、拼才华、拼选择的赛段,任性变得一文不值,而眼光、谋略和积淀,又恰恰是26岁后,王珞丹所欠缺的。运气耗尽,能力增长又没匹配上野心膨胀,所以这几年王珞丹身上呈现出一种拧巴感,一会儿想红到发疯,一会儿又给自己立佛系人设。

同一段采访里,态度都能转两个180°的圈。

贵圈,向来是只有没尝过红的滋味儿的,哪有不想红、长红、翻红的艺人?在这点上欲盖弥彰的王珞丹,也早失去了20多岁的坦诚——那时在颁奖礼前被问有没有信心拿奖,她敢当着采访镜头说:“每次我都会说入围就是肯定,但其实我撒了很多年的谎,我每个奖都想拿。”

在梨视频的采访中,王珞丹甚至开始反思,是不是“米莱”给自己的职业生涯立了个太高的起点。

但事实上,“米莱”不仅至今都是王珞丹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角色,她自己也时常陷入回忆无法自拔。
去年和朱雨辰重聚后王珞丹发了条微博,中间的配图正是二人2009年的剧照。

上个月《小舍得》收官时,佟大为发文题为《陆涛终成夏君山》。佟大为写道:“每当我迎来新的机遇时,我就在想平行世界里,那个初入社会一腔孤勇的陆涛,会变成什么样子?”

随后王珞丹转发,用的是米莱的口吻。

和“陆涛”,和“方宇”有关的那些年,是王珞丹最红的几年。

当然,没有人能永远年轻,作为青春不再、事业还得前行的艺人,如今着意翻红也没错。只是遗憾,作为一个资深演员,王珞丹能用的翻红的手法却和作品无关、和成长无关。粉丝们看到的,只是她那些让人观感奇怪的热搜:挂监控帮朋友找鸭子;酒后坦言想红又删博;扬言要退圈,一会儿又不退了;还有上周末新出(mai)的王珞丹状态……

 

只是不知道,这样尴尬逼仄的中年,是否是当年那个眼底无尘、肆意任性的“米莱”曾想象过的?或许王珞丹本人也很难回答这个问题。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王珞丹退圈是为了翻红吗 戏约不断为什么退圈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