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拿盲人们的故事 各有各喜各有己悲

来为《推拿》写点什么吧,这是看的娄烨的第三部作品,改编自毕飞宇同名小说,矛盾文学奖获奖作品。

影片开头的一连串晃动镜头,失真的胶片影像,是小马的视角里的故事。

一场车祸夺去了他的眼睛和他的妈妈。所有人都骗他说,看不见只是暂时的,他相信这个谎言长大,越长大,谎言也就越来越像谎言。直到破碎,他拿起菜刀 往自己的脖子砍去,幸好,他被救下来了。来到一家盲人学校,学会了盲文和推拿,后来到了一家盲人按摩中心,当起了推拿师。

按摩中心老板沙复明。大龄未婚青年一个,喜欢跳舞和诗歌,三毛和海子的诗。盲人要找健全的人结婚,几乎不可能。在舞厅里,来了个相亲的大龄女青年,女孩本人倒是还能接受,她妈就不同意,拉着女儿就走。又一次相亲失败。

王大夫和他女友小孔。瞒着小孔的父母从深圳私奔到南京。来到沙复明的按摩中心工作,倒也能混口饭吃。王大夫家里有个不成器的弟弟,在外面欠了许多债,要王大夫还,但是存着的一些钱是留着和小孔结婚用的,小孔父母不愿小孔和全盲人结婚的,小孔瞒着父母私奔到南京来,很没有安全感。而能带来安全感的,就是这笔钱。

泰和和金嫣。按摩中心里的一对小情侣,金嫣现在还能看见东西,对泰和的照顾无微不至。泰和却觉得自己配不上金嫣,又没办法拒绝金嫣的关心,而金嫣只能更用心去争取她的爱情。

按摩技师都月,按摩中心里最好看的姑娘,每次客人来按摩,都会夸她漂亮,而她自己看不到,客人惋惜,自己也惋惜。

小马的青春残酷物语

在男按摩师里面,小马是最年轻的一个,年轻就意味着有很多躁动的情绪,关于爱情,或者直接点,关于性。小马的青春萌发对象是王大夫的女友,小孔,小马叫她嫂子。在宿舍里玩游戏打闹的时候,小马就爆发了他的青春荷尔蒙,对小孔动手动脚,把她压在下面,全然不顾王大夫就坐在旁边。

王大夫又是一个比较懦弱的人,就在忍着。在之后的工作中,小马又时不时的骚扰小孔,不胜烦人。在旁的张一光嗅到了小马身上躁动的气味,这个在矿难中伤了眼睛,看透一切的人。

于是拉着小马去了洗头店,小马半推半就的发现了新世界,从此再也没对小孔性骚扰,而是经常性的去洗头店,找小蛮。

起初我以为这只是青春而已,却不曾想是小马迷恋上了一种东西,它叫做爱情。小蛮和小马一样,喜欢故事,真假无所谓,无非好听不好听而已。

小马以为的爱情,在外人看来,叫嫖娼,一场性交易而已。警察扫荡过后,他被抓了,回来的时候,他在为他的爱情悲伤。

都月跟他讲:

在大街上,一个人撞上另一个人叫爱情,一辆车撞上另一辆车,叫车祸。

现实里,车和车总是相撞,人和人总是想让。

在这里,我动容了。想到了《苏州河》里:

两个原本不相识的人坐到了一起,然后

然后,当然是爱情。

爱情在故事里总是很简单。简单,因为它不真实。

这一段的情感冲击于我而言,跟《苏州河》里马达跟美美,一遍又一遍的讲述他和牡丹的故事一样,很矫情,可是冲击力很强,让人恨不得钻进屏幕里抱抱他们。

故事的结尾不错,人们总是喜欢失足少女从良的故事。人们幻想自己能够成为劝妓从良,成为改变人,拯救人的英雄。

小马去找小蛮的时候,小蛮正在上钟,小马用脚踢门,狠狠地踢,换来了一顿暴打。福祸相依,最初的谎言得以成真,小马能看见这个世界了,不清晰,很晃动,不真实,不过这确实是他阔别已久的世界。

南京的街头小巷,车来人往中,如梦一般。

后来,小马带着小蛮离开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再后来,有一家叫小马按摩的店,开在闹市外,三个路标指引着的地方。影片结束在小马的视野里,那时他正看着小蛮,小蛮在洗头,朝他笑了笑。

沙复明——美是灾难,长相也是爱情

沙复明骨子里还是个文艺青年,三毛的诗张口就来,舞会的常客。缺憾就是看不见,以及还是个单身汉。一岁开始就失明的他,从来就没可怜过自己,工作上进努力到拼命的地步。他想感受美,他没见过美,他知道都月是美的,可是他看不见,他只能从客人的嘴里头听到都红的美,最大限度的也就是摸都红的脸,感受到美的气息。沙复明想让都红一直留下来,而这是妄想。都红在一次停电事故中手受了伤,伤好之后离开了按摩中心,和沙复明跳了一支舞之后消失了,留下了一封信。那天晚上,他哭了,靠在门边念着三毛的诗: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

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

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荫凉,

一半沐浴阳光。

或许是信念的突然倒塌,一杯酒还没下肚,吐了一地的血,多年积攒下来的病痛在这一刻一起到来。后来,他把按摩中心卖掉了,专心养病,偶尔在老年舞团里能看见他。

美是灾难,对于这样一个看不见美的人来说。边缘群体被主流社会抛弃,忽视,而他们却时时刻刻想挤进去主流社会里,获得认同,最终只能落到咬得一嘴毛的结果。有些鸿沟并不是努力和拼命就能跨越的,如果有来生,希望能如愿。

王大夫——敬鬼神而远之

王大夫是一个懦弱,自卑的人。一切都源于他是一个盲人,他害怕健全人,不跟健全人打交道,对待他们如对待鬼神一般。王大夫又是一个敏感的人,他敏感的觉得所有的健全人都看不起他,嘲笑他。可当他发现这个世界并非他所想象的那样残酷,他又比谁都歇斯底里。

拿起菜刀,朝自己的胸脯剜去,用血来还清弟弟欠的债。这个世界并没有鬼神,一切只是自己心里的投射。按摩中心关掉以后,王大夫带着小孔又回到了深圳,这一次,他不再害怕了。

在按摩中心里的一切,对每个人来说,都未曾发生过一样。

伴着尧十三的《他妈的》,影片结束。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推拿盲人们的故事 各有各喜各有己悲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