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电影春光乍泄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又再一次和何宝荣分开以后,黎耀辉因为贪方便去了公共厕所遇见了何宝荣。之后,他就再也不去了。因为他知道,一旦何宝荣再跟他说出那句话。他一定会再次卸下所有伪装的坚强,和他重新开始的。“不如我们由头来过”,太有杀伤力了。

最好的爱情叫势均力敌,最好的同时也是最虚无缥缈的。黎耀辉和何宝荣是一对同性恋人,他们在倾斜天平的两端,像异性恋一样。一边高,一边低,一方索取而另一方付出。感情危机期,为了能重新开始,他们离开了香港,来到了地球的另一端—阿根廷。他们买了一盏灯再去看灯罩上的瀑布的路上,他们迷了路,吵了架,分了手。“不如先分开一段时间,以后遇见就重头来过”,何宝荣对黎耀辉说。

再次遇见是在一家小餐馆,黎耀辉在做侍应,何宝荣在和外国佬鬼混,直到何宝荣拖着受伤的身体,对黎耀辉说出那句话,画面开始有了颜色。

爱到极致的恋人,就是连争吵和调情难以区分。在那些日子里,黎耀辉帮何宝荣擦拭他受伤不能洗澡的身体,把自己的床让给他睡,自己睡沙发,给他洗衣做饭,半夜出去给他买烟,陪他在阿根廷的冬日早晨晨练,即便生病了,也会裹着被子煮早餐给他吃。努力工作,只为回家的时候能够见到他。

而何宝荣呢,他会把沙发和床拼在一起,吵着闹着跟黎耀辉一起睡。但是伤好之后却立马出去鬼混,再回来的时候又是伤痕累累。

被爱的总是有恃无恐,何宝荣像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孩,任性到底,因为他知道黎耀辉都会包容和关心他,大不了就是一句“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等到春光逝去,时间定格成永远,双人舞会谢幕,空落的房间,只剩下自己的啜泣。

黎耀辉觉得他跟何宝荣不一样,他理性,只想着安定过日子,和何宝荣在一起花光了所有的钱,分开以后,会努力工作赚钱只想着回香港。

何宝荣确实和他不一样,他浪荡,随性,热爱自由,不受束缚,对待爱情只知道索取,活脱脱像一个被宠坏,长不大的孩子。

可是当寂寞如潮水一般涌来,让人无处躲藏的时候,所有人都一样。

何宝荣不在的日子里,黎耀辉拼命工作来填补寂寞的缺口,度过漫漫长夜;跟何宝荣做一样的事,在深夜寻找同类人的安慰。

让何宝荣连同他的撒娇任性的话,他的含情脉脉的眼神,离开自己的世界。让自己不再思念不再痛苦。

一旦尝过寂寞的酒,所有锋芒和棱角便全部褪去

小张,台湾人,酒馆里新来的同事。小时候眼睛看不清楚,听觉很灵敏,喜欢听别人讲话。

小张是因为不开心才跑出来的,他想去天涯海角,不确定什么时候回去。何宝荣不在的日子,他陪着黎耀辉一起,踢球,喝酒,吃宵夜,成为了何宝荣的替代品。

离别相拥,黎耀辉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

小张已远走天涯海角,带走他的伤心事,黎耀辉也该回去了。

回香港前,在台湾长宁街的夜市,黎耀辉看到了小张的父母。小张无论走到哪里,喧嚣热闹的夜市里,总有人在等他回来,何宝荣一次又一次的出去花天酒地,也总有人在等他回来。

兜兜转转走了很多弯路,黎耀辉还是去看了瀑布,可是他觉得很难过,因为他始终觉得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

如果从来就只有一个人,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何宝荣,也没有小张,自始至终都只有黎耀辉一个人。这个故事就不再是一个爱情故事,它讲的是一个梦,黎耀辉们做的梦。

何宝荣就是他们的梦。他魅力无限,任性无常,而小张就是赤裸的现实,他告诉我们该回去了,该长大了。

梦想撞上了现实的南墙,终有回头日,在瀑布下的哭泣,是对青春的告别,对梦想的不舍,同样撕心裂肺却无声。

台北长宁街,夜市繁华,喧嚣不断,拥挤的人流,敞开怀抱,在欢迎黎耀辉们回家。追求幻梦,就算走到天涯海角,也终须归家。悲观主义的哀歌奏响,一切浮华褪去,我们没有败给自己,却还是输给了现实。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同性恋电影春光乍泄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