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文艺片虎橘 这是一场重构自我的战争

现实是困在时间之中的,当下与过往交织在一起,毫无分开的可能。可能只有在空间的转移中去消解时间带来的历史困局。个体在其中如何困顿与重构,是一场焦头烂额的对自我的战争。

美国同性恋电影《虎橘》(Tiger Orange,2014)中的哥哥Chet就是一个困在历史中的人,他背负的是一个家庭,可是父亲已经去世,他仍旧活在父亲的世界里,周遭都是这个家庭的旧相识。他继承的是小镇上一栋美丽的木屋和五金商店。这部电影的另一个名字是Where We Belong恐怕更适合剧情故事,至于虎橘,是一种颜色,虎橘色,恐怕和弟弟写在哥哥的备忘录上的“父亲”的字的颜色有关。哥哥充斥满了的备忘录,都是父亲遗留下的生活。

同志钙星Johnny Hazzard转型出演的首部非色情文艺片,扮演电影中的弟弟Todd,连同角色都是专属打造,嗜性成瘾,动不动就全裸。他的本色演技大受赞赏,获2014洛杉矶同志影展最佳男主角奖。

哥哥Chet和弟弟Todd都是同性恋。可是这部电影并不是讲述兄弟之间的反伦理恋爱的故事,像《从开始到结束》那样。但是,弟兄之间的关系,的确是电影的主题。

尽管Todd总是质疑哥哥Chet留在家乡,照顾即将死去的父亲,继承父亲的产业,所有这些牺牲,到底是为了什么。眼下,哥哥Chet仍旧是孤身一人,没有出柜,没有爱情,也没有离开。他几乎不再有自信了,他重新邂逅从纽约回来的帅哥布兰登的时候,说他既没有经历,也没有见识,他不知道去了纽约的同乡的帅哥布兰登到底看上他什么。这是最让人伤心的一点,就是在这片他生活了一辈子的土地和乡俗中,他已经没有了自己,也没有了自信,这时候一个离经叛道的弟弟,重新走入他的生活,带来的不止是混乱。

在熟识的乡俗之中,重新建构自己的人格,是需要点新东西的。而且,重构的过程,肯定充满着坎坷和曲折。在这里,Chet考虑的是家庭与乡土,依靠扮演多数人的角色,才得以在这里做生意。可是弟弟Todd回乡之后,仍旧我行我素。对他来说,再没有比自我更重要的了。

电影中有一个场景,是描述弟兄二人的迥异生活方式中由来有自的相同。他们shang che上车之后的照镜子捋头发的动作和方式一模一样,毕竟他们是共同被独身的父亲带大,他们耳鬓厮磨到成年才分开。电影中有诸多展示弟兄二人的童年和青春期时候的成长场景。

弟兄之间的两种意识观念的碰撞,全都是围绕自我与性的,因为这是一部同性恋电影。性必须是要说出口的,这就涉及到在整个小镇出柜。哥哥在弟弟的影响下,已经开始说出gay这个词汇了。只有在真实的自己的基础上,才能够重新找回自我。人应该过哪一种生活?我想结局是不重要的,它思考的是两种不同的生活方式。哥哥不想失去父亲,也不想失去他的事业。哥哥对布兰登说,我不想让你出于义务,才约我一起喝一杯。他明显是出于义务心理,才主动承担这个家的。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弟弟认为人生的一切都是性,也终于等来了最高潮的时刻,是弟弟以和哥哥及这个小镇最格格不入的方式,性,来考验哥哥刚刚开始约会的男人布兰登。弟弟Todd主动吻了布兰登。被哥哥Chet看到,他们爆发了一场争吵。看着弟弟和哥哥之间的情感关系,弟弟依恋哥哥,而哥哥很照顾弟弟,他们的性情也相反,我以为他们最终会突破伦理的禁忌,走到一起。而且,在电影最后回忆起的关于父亲的一段“亲弟兄就是要互相扶持一辈子”的话,更加确信了我的信念,结果却没有。这是一部相当写实的电影,弟兄之间的情感也很不一般,也就仅限如此了。

童年时期的Todd

每个人当然可以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但是技术不是以这种方式来改变道德伦理对人的束缚,空间也不会以快速转移的方式,改写历史的方向。哥哥在愤怒的时候说他是自私和极端个人主义,但是也终于不得不承认,他不能把自己的悲惨命运,所谓锁在一个小镇上没有逃离的生活,怪罪到弟弟头上来。反而是弟弟Todd的勇敢的生活,切切实实地对哥哥产生了影响。

Todd从来都不避讳真实的自己,他是有一些不负责任,但是他是一个积极乐观的人,所以他能在一对情侣的生活里做第三者(当然他被二人共同抛弃);开心的时候,是一个非常棒的推销员;当他作对事情的时候,小镇的众人会因为他的离经叛道,而对他施加惩罚。这是扎根于土地的世俗生活所带来的禁忌。我原以为他们会勇敢地留下来,结果结局很出乎我的意料。但是,当哥哥Chet最后真正去思考父亲的时候,他恐怕找到的不仅仅是让他忙碌并焦头烂额的东西,还有叫他和弟弟如何互相扶持的训诫,在这里,他终于找到了可利用的箴言,去重构自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同性文艺片虎橘 这是一场重构自我的战争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