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哈利·波特与密室 带你了解剧中的那些同性恋禁忌隐喻

年轻时候的伏地魔

当哈利·波特首次出现在荣恩的一家中的时候,他神秘的光环在这个温馨有爱的家庭中,仍旧带有一种不平凡的魅力。谁不希望自己既不平凡,又享有被爱的权力呢?当然荣恩一家在哈利波特面前表现得既有爱,又不卑不亢,他们似乎对光环没有那么崇拜,他们所能提供的是一个有爱的家庭的温暖。这这近一步俘获了哈利波特的心。先不要说金妮对他的崇拜,就说这个家庭对他的无偿的爱,而哈利对这个家无私的奉献,这个家依靠哈利所获得的荣誉,就说明了哈利随身的光环的作用了。

为了证明哈利波特的光环并不是徒有虚名,《密室》一部还安排了一个虚有其表的教师,来衬托哈利波特的真金不怕火炼的本质。密室是存在的,无人知晓它的秘密,这一切都指向了哈利,伏地魔通过崇拜哈利的金妮,向哈利波特暗送秋波。这是一段有意被设计的阴谋,却无意中带出了一个古老的同性恋禁忌的隐喻。因为哈利的光环是伏地魔赋予他的,那是哈利和另一个暗黑系的世界所获得的最直接的关联。

哈利波特最大的魅力就是身处两个世界的对峙,一个是有着日神般静止的表象世界,一个是有着酒神般暧昧的地下世界。以前我很好奇为什么哈利波特和荣恩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清清白白呢?因为吸引哈利波特的整个世界都已经过于强大了。而且,哈利波特自己本身就很坚定的选择了荣恩的这个世界,拒绝了马尔福的握手。哈利波特同时也接受了荣恩的那个世界的家庭,伦理,和它们周遭的一切愉悦。而一切神秘性感的地下世界,虽然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他却并不了解,并充满了憎恨的距离。

哈利波特很快就从小英雄转变成了异类。《密室》一部充满了各种神秘,异类与禁忌的诱惑。哈利波特会蛇语,这让他成为格里芬多学院中直接和斯莱特林学员产生最直接牵系的基因。石化与失语就像是禁言,所有人内心都充满了异端带来的恐惧,哈利波特成了异类代表,尽管是被冤枉的,他面临即将被群体驱逐的命运。

哈利波特用忠诚选择了立场。看来他是什么人并不重要,在于他选择什么样的立场。立场看来大于事实,最终证明事实恰好和立场吻合,或者说证明立场的事实,恰到好处。这是所有政治异类和充满社会禁忌环境中的人的两难之处。在麻瓜世界,他只是在家庭中不受待见,但是,在魔法世界,他面对的世界更加残酷。

魂器的存在,就像《指环王》中的魔戒一样,是灵魂上的控制。但是更加神秘的是,对于伏地魔年轻时候的影像,人们似乎充满了期待。伏地魔是个美男子,但是他无意于通过血缘的方式,将自己的基因流传下去。直到他发现了能够将自己的灵魂分裂的秘密之前,他始终都在寻求让自己的灵魂长生的办法。他的方式是黑魔法,就像同性恋校长邓布利多和他的男友在年轻的时候一直都痴迷于黑魔法那样,直到邓布利多“改邪归正”。密室是一个异类的创始人修建的隐蔽之所,不仅仅如此,伏地魔将其变成了隐匿灵魂的地方。

倘若哈利知晓了一个异类世界的秘密,也是源于他被迫成了“异类”,成了打入敌人内部的正常人。他始终都对异类世界心怀抵触。伏地魔无意中将哈利波特变成自己的魂器之前,是靠着爱的魔法来完成的,这也充满了让人想入非非的同性恋隐喻。伏地魔将灵魂注入另外一个男孩的身体,将其作为灵魂的继承人,尽管是无意的,也终于成了一种事实,并最终得以揭开。《密室》中,终于他们以一种青春年少的样子见面了,似乎像是前世今生。这是一种预演。

他俩又要撕逼了

不仅如此,当哈利以斯莱特林学院创始人的继承者面目出现在学校的时候,他和整个斯莱特林学院之间的关系也充满了暧昧,和马尔福的关系也有了更加强烈的性张力。哈利去“幽会”伏地魔的整个过程,穿过像人体的大肠一般的隧道,和邂逅有着生殖器比喻的蛇,都在暗示着性。当然,哈利拒绝了伏地魔的诱惑。他对校长邓布利多的忠诚,并不是因为邓布利多是同性恋,而是源于政治立场。他不愿意活在一个充满禁忌、进一步让一切都变得暧昧的世界里。他一直保持着清明,在同性恋上与荣恩保持着清白的友谊,而努力拒绝一切暧昧的诱惑。

最后他将自己的生命都主动放弃,还原了他始出的清白的自己,于是,他的周遭是正常的家庭,女人,孩子……连他的教父小天狼星的世界(而小天狼星和哈利的父亲之间的关系,就十分暧昧,在感情上的暧昧cheng du 要甚于哈利与荣恩)也被他隔绝于外。我们可以设想他没有住在他教父留给他的、有着小精灵仆役的大房子里,而是试图像普通的麻瓜那样生活。于是一个曾经充满活力、而带着光环的的男孩,死去了。那是一段传奇的历史,随着伏地魔的消亡,清明的生活里,血缘的传承中,传奇没有了,只剩下了一些特长,以及特长之上的、其实难副的盛名。

凡想留下证据的,都须被石化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重温哈利·波特与密室 带你了解剧中的那些同性恋禁忌隐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