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令无数人落泪 重男轻女的问题引人深思

看完电影出来,听到有人评价“感觉自己花钱找罪受”,《我的姐姐》的确是一部让人难受的电影,它无法带给你畅快淋漓的感动,因为片中所有的泪点,都基于难以逃避的现实问题。

从电影名字就能看出来,主题是重男轻女,无需多言,我们就能知道“姐姐”这两个字的分量,这个身份无关年龄,伴随着与生俱来的责任感。

而《我的姐姐》全片在做的事情,其实就是慢慢消解掉“姐姐”的社会意义,还原其本来的面目,也就是情感上的含义。

姐姐和弟弟

在电影一开始,张子枫饰演的姐姐安然就一直在被强加责任,即便和弟弟没怎么见过面;即便她在大学就已经济独立;即便父母从未重视她,甚至因刻板观念篡改她的高考志愿,当父母去世时,她似乎还是理所应当地要养育弟弟。

这是伦理,是天赋责任,尤其是在一众亲戚中,还有姑妈这么个先例。

姑妈是重男轻女观念的绝对受害者,她年轻时曾在俄罗斯做生意,但刚去不久,弟弟就生了安然,于是姑妈生意也没做成,只带回来几个套娃,她要帮弟弟带安然。

为一个观念所害的人,往往会成为这个观念最大的拥趸者。姑妈年轻时要帮弟弟照顾孩子,如今又要照顾瘫痪的老公,是传统观念里典型的好女人,而她也认为安然照顾弟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姑妈就是安然人生的最大反例,是她绝对不要成为的人。她要去北京考研,要结婚生子,要为了自己活着,而弟弟的存在,是她追逐梦想的阻碍。

女人和男人

男人们以各自的方式造成了安然艰难的境遇。《我的姐姐》里刻画了两种男人,一种是沉默的男人:好脾气却懦弱的男朋友、姑妈瘫痪在床的老公、葬礼上勃然大怒此后又完全隐形的男亲戚等,另一种则是舅舅武东风,终日混迹在麻将桌,只想着从安然的遭遇中获取利益。

就跟现实一样,这部电影里的大多数男人,在责任中完全隐形,又在索取时出现。

没有人是天生不靠谱的,只不过在从小到大都被优待的环境里,逐渐接受了也习惯了自己受到的优待。

当姑父被送上救护车时,儿子本坐在救护车上,准备的陪父亲一起去,结果姑妈来了就叫他下来,说“你什么都不用做”,并使唤姐姐去收拾东西关店。

一件件生活中微不足道的小事,最终形成了社会上男人和女人的形态。

抗争的方式

这部电影的背景与几年前一个新闻很相似,同样是父母不顾姐姐的反对,执意生了二胎,未曾想意外去世。但与电影情节不同的是,现实中的姐姐将父母留下的房子都据为己有,然后不无恶意地将弟弟送给了一户农村家庭。

当时这则新闻下的评论,是一片叫好之声,偶尔理智的声音也都被淹没其中。人并非无情,这种评论只不过是在长久重男轻女的环境下,一种极端的抗争方式。

几千年的固化观念,几十年思想和经济的突飞猛进,如今人们都在男女是否平等的暧昧情况中的迷失了。相比较于显而易见的压迫,那些隐秘的不平等,其实更加难以改变,甚至很难拿出来讨论。

没有人能知道如何解决,所以《我的姐姐》也只是呈现问题,无法给出解决办法。

姐姐带着弟弟从领养家庭走出来的结局,确实没那么“爽”,似乎一点都不“女权”,但这恰恰是最真实的结局。

此时的安然照顾弟弟,不是出于任何道德的约束,也不是出于姐姐这个身份的桎梏,就像是哥哥照顾妹妹一样,是纯粹的感情,电影以美好的一刻收尾,至于后事如何,任凭观众想象。

如果你觉得结尾不可接受,那么不妨试图摆脱网络语境,看看周围现实的世界,感触下自己真实的情感。当然,如果你看完这部电影完全没有共鸣,那么恭喜你,你很幸运。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我的姐姐令无数人落泪 重男轻女的问题引人深思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