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金都观后感 生活并没有明确的答案

2019年上映的电影《反贪风暴4》并未留下多少回响,不过一句“坐牢才是香港年轻人的出路”令人印象深刻,这句台词自嘲中带着辛酸,道尽生存空间与心灵空间的矛盾。

同年一部《金都》获得金像奖新晋导演奖,片中张莉芳10年前离家出走,为交房租和大陆人杨树荣假结婚,在即将和拍拖7年的男友结婚之际,迫切地需要办理离婚,而杨树荣也在找张莉芳,他想要对方配合他获得香港身份。

房子,一切因房子而起

香港的房子小,所谓千尺豪宅也不过90来平,在极度有限的住房资源下,出现了鸽子笼、棺材房、劏房这类香港独有的反人类居住方式。

张莉芳假结婚是为了付房租,他和男友的稳定关系基于同居,他们结婚的前提是买房子,产生分歧也是因为房子。

影片大多使用中景、长焦距镜头,极大程度地压缩了画面,所以观影时常能感觉到压,张莉芳或是被周围的高楼大厦包围,或是被Edward母子压制,画面常有一种说不出的窒息。

只有到了杨树荣的福建老家,才出现了较为开阔的远景镜头,导演避开了城市化的痕迹,让这里显得尤其宁静。这里似乎摆脱了生存空间的桎梏,但依然有无法忽视的问题。

自由,他们都想要追求自由

杨树荣等了10年,只为要一个香港身份,他说自己不是为了留在香港,有了这个身份,去LA更方便,他想要自由。

在影片的前半段,杨树荣一直跟张莉芳演讲着自己的自由理论,他说“人为什么都要结婚”,在看到张莉芳一直被Edward监视行踪时,说“你的男友是神经病啊”。

然而香港身份迟迟批不下来,女友又在此时怀孕,杨树荣最终放弃,在老家结婚生子。

张莉芳和杨树荣都在被生活控制着。

张莉芳被男友控制,Edward又被妈妈控制,她还没进入婚姻,却早已在这对母子的围城之中。

杨树荣呢,他先是被制度控制,又被女友和孩子所限制,活生生从理想主义落地到柴米油盐。

这是一个有意思的转变。张莉芳和杨树荣,香港人和内地人,一个在努力结婚买房,一个只想远走他乡,但却在结局的时候,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背离了曾经笃定的选择。

答案,电影和生活都没有答案。

有婚姻就不能自由吗?没有房子可以自由吗?

《金都》提出了这些问题,但并没有给出任何答案,正如导演在采访中所说,她本来想拍一部“观众看完就去离婚”的电影,但拍着拍着,发现自己做不到这一点。

所以即便张莉芳在结局选择了和Edward分手,影片也并没有渲染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她只是走在福建乡村的道路上,留下一个意味深长又有些怅然若失的背影。

物质与自由之间的命题,可能很难有人能自信地给一个标准答案。而《金都》的妙处,也正在于它对挣扎在生活中的普通人,不做批判、尽可能诚实地描绘。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电影金都观后感 生活并没有明确的答案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