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行第6集长歌幽州再遇阿诗勒隼 李世民询问长歌行踪

长歌外出打探消息,只见都督府大门紧闭,长歌只好和外边的士兵打好消息,得知了李瑗自李建成出事之后便一直闭府不出,可见李瑗也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另一边,阿诗勒隼安排的的运矿之人亚罗果然引起了守门将领的高度重视,他开口便是跟亚罗要两千石矿石,待矿石到手,他有意除去亚罗,来个神不知鬼不觉。

李长歌在都督府门外偶遇了阿诗勒隼,二人心照不宣地隐瞒了自己的所行之事,只各自准备回客栈。谁知,二人极其有缘分,非但所往的方向是同一处,更是住同一间客栈。只不过,阿诗勒隼住的是上好雅间,而长歌住的是破烂柴房。

阿诗勒隼回到房间,他想起长歌的身影,不由得脸上浮笑。亚罗惊讶之余也向阿诗勒隼禀报了王君廓所要的两千石矿石,阿诗勒隼准备去会一会这一位久逢的故人。另一边,乐嫣见到郜都跟叔玉要离开,担忧叔玉遇险的她偷藏进马车,可在途中还是被二人发现,郜都想派人送乐嫣回洛阳,乐嫣想跟在叔玉身边,叔玉只好将乐嫣带在身边,全权负责乐嫣的安危。

夜晚,长歌在柴房中书写一封信件,她在信件中盖上了太子玺,心中有着自救之法。阿诗勒隼带着亚罗来见王君廓,王君廓本是恼怒于阿诗勒隼马车上空无一物,可阿诗勒隼却亮出了自己的身份,称他有办法让王君廓活命,如今的幽州早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幽州,王君廓暗中私藏矿石便是为了私铸铁器起兵。为了收服王君廓,阿诗勒隼亮出了西域战马,只要王君廓愿与他合作,战马与兵器,草原都会无穷无尽提供给王君廓。王君廓并未答应阿诗勒隼,只暗中派人查清阿诗勒隼的驻扎地点,阿诗勒隼却早有防备。

苏伊舍奉阿诗勒隼的命回草原向大可汗禀报长安城的事情,可未等苏伊舍见到大可汗,小可汗却将阿诗勒隼的信件抢走,不让苏伊舍见大可汗一面。幽州城中,长歌独自一人坐在屋顶思念着自己的娘亲,阿诗勒隼来到长歌的身边,他问起长歌出现在都都府的缘由,长歌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她不愿意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也不打探阿诗勒隼的身份,阿诗勒隼只当自己不知道长歌的女儿身。二人闲聊了起来,长歌看着阿诗勒隼的那把宝刀,不由得想起她自小便跟着李世民学艺。一切过往浮现在眼前,长歌心底难过,只准备起身回房。孰知,长歌脚步一个踉跄险些摔落屋顶,阿诗勒隼眼疾手快抱住了长歌,长歌看着阿诗勒隼的眉眼,心底里不禁有几分征然。

李世民再次召来杜如晦,问起长歌的下落。杜如晦如实称长歌已前往幽州,幽州是大唐的门户,李世民有些痛心于长歌竟要与他对抗到底,长歌年纪尚小,无法分辨善恶,她手中又有太子玺,杜如晦让李世民在长歌与江山社稷之间尽快做选择,若有心人利用长歌手中的太子玺做出不利大唐之事,后果将不堪设想。

次日,乐嫣一行人抵达幽州,叔玉想送乐嫣回客栈休息,郜都深怕叔玉暗中去见长歌,他从中阻拦。乐嫣知道郜都的心思,她以公主的身份拦住了郜都,让叔玉前去办事,郜都时时刻刻贴身保护她。郜都没有反驳乐嫣的话,只将贴身护卫留给了叔玉,暗中监视着叔玉的一举一动,亲自送乐嫣回去休息。另一边,长歌再次登门拜访都督府,她亮出了自己的身份,李瑗十分欣慰长歌的尚存于世,他想护长歌周全,长歌此次却不是来寻求庇护,而是来助李瑗一臂之力。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长歌行第6集长歌幽州再遇阿诗勒隼 李世民询问长歌行踪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