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谭第8集莲玄狠下杀手 拆散恋侣

佳贝勒为白衣取来符纸,见她开心之余还想效仿话本以身相许,于是赶忙阻止,毕竟他对白衣的感情是纯粹且尊重,而非无理肖想。白衣知道佳贝勒对符纸产生好奇,索性道明原委,表示当初自己还是一只刚修成人形的白鼠精,险些命丧蛇口,幸好被夜明救下。

从那以后,白衣勤加修炼,想着有朝一日能够报答对方,奈何寻找各地无果,直到十年前在地室里发现夜明,因此认定金性坚恶贯满盈,不仅囚禁夜明,甚至还要吞食其他妖精内丹修炼。

如今符纸已拿到手里,所以白衣想要趁机去救夜明,佳贝勒不放心她独自以身犯险,甘愿陪同前往。与此同时,金性坚对夜明亲口承认关于抹去记忆之事,无论夜明怨恨与否,他都不会透露有关于少白的半点消息。

尽管上次已然失手,可是莲玄仍未放弃除掉夜明,他在家里研究战术,明知不可强攻,索性采用智取,方法便是与佳贝勒所想一样,试图用酒灌醉金性坚。小青借钱给莲玄买酒,打算跟他一起,殊不知佳贝勒早已率先赶往画雪斋。

佳贝勒用尽各种方法拖住金性坚,争取留给白衣更多时间营救,奈何金性坚还未喝醉,反倒是他先醉的肆无忌惮,并且指责金性坚身为妖精不懂情爱,就算关住了人也无法关住对方的心。

夜明陷入梦境之中,仿佛看到她和于少白相知相爱的画面,以及两人拜堂成亲,可是转眼间,对面的于少白竟然变成金性坚。此时白衣溜进地室,触发机关,金性坚闻讯欲去追查,佳贝勒立马拦住他,深知已经暴露,索性承认自己要在兄弟与爱人之间做选择。

眼见佳贝勒痛哭流涕,不停地道歉,金性坚并未计较,反而更加理解他的做法,很多时候感情便是身不由己。事实上,金性坚已打算归还夜明自由,所以他安抚好佳贝勒,继而来到地室旁边,眼睁睁看着夜明跟白衣离开。

奈何两人刚到院子里,便见莲玄出现在门口,摆出一副要下狠手的模样。起初莲玄误以为白衣是于少白派来的妖精,的确想要将她收服,因此没留任何情面,就连夜明也都难以对抗。

金性坚和佳贝勒相继过来阻挠,莲玄恼羞成怒,直接用血涂抹金钱剑刺向夜明。关键时刻,金性坚出手干预,金钱剑带着无法挽回的惯性,横冲直撞地飞向佳贝勒,白衣想都不想,立马冲过去挡在他身前。

这一剑正巧刺中白衣,因为伤得太深,即便是金性坚也都回天乏术。夜明对金性坚彻底失望,带着佳贝勒与白衣离开。纵然夜明想用灵力挽回白衣的生命,依旧无济于事,白衣心如明镜,自知大限已到,她使出最后一点法力抹去佳贝勒的记忆。

原本佳贝勒要背着白衣回家,可当被白衣施法之后,逐渐无力且恍惚,随即颓然倒地。直至天明,佳贝勒被巡警唤醒,除了全身酸痛以外,对于昨晚毫无半点记忆,带着疑惑回到老宅。

家仆递来已经洗好的照片,看着照片上的陌生女子,佳贝勒会心一笑,突然有些恍惚,仿佛像是经历了一场梦。这场梦让他逐渐意识到自己的出身、经历,无论是泼天的富贵,衣食无着的境地,本该是要做好终身不婚的想法,可是现在,竟有一丝动情。

自从莲玄被金性坚警告之后,他也逐渐怀疑自己是否做错事,哪怕是铁面无情的金性坚,也都会因为白衣的善良,容忍她藏身画雪斋十年。小青认为妖有好坏之分,奈何莲玄却觉得人妖殊途,应该尽早解决。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十二谭第8集莲玄狠下杀手 拆散恋侣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