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谭第7集佳贝勒遇奇事 佳贝勒向白衣表明爱意

画雪斋内,一只小白鼠在博古架旁蛰伏,眼见窗前二人起了争执,最终不欢而散。趁着夜深人静之际,小白鼠缓缓靠近博古架上的砚台,本是想要取出里面的符纸,奈何砚台已设结界,金性坚察觉到异常,可他并未出手制妖。

次日,博古架旁站着两名年轻男子,一位是这间画雪斋的主人,能让妖精界闻之色变的恶魔;一位则是较为熟悉的面孔,不远千里赶来上海做客的佳贝勒,除了极具辨识度的长发飘逸以外,还有他那特殊的前朝遗少身份。

佳贝勒喜好收藏宝贝,恰巧画雪斋是个雅致的地方,尤其客厅里收藏许多有趣古物,所以他和金性坚从相识至今,没过几年便升华为伯牙子期的交情。尽管金性坚有点恃才傲物的名士劲儿,可他对佳贝勒却是颇为欣赏。

虹口大戏院将电影播放机送到画雪斋,金性坚怕夜明无聊,便亲自充当放映师,看她对此很感兴趣,总算没有白费一场心血。然而夜明想到自己要在这里受困,就算再感兴趣的东西也会逐渐厌倦,尤其听到金性坚总用相同的话术应付,更是心生恼怒。

叶青春在妹妹的要求下,只能带着她去拜访金性坚,旁敲侧击地询问着他的心上人。为了能看到情敌的长相,叶丽娜开门见山地表明真实来意,果然金性坚忽然沉默,而后吩咐小皮送客。叶丽娜跟小皮套话,得知家里从未出现过女人,因此认定金性坚是为拒绝自己,所以才会谎称已有爱人。

由于城内还在张贴通缉画像,小青暂且在郊外安排好住所,莲玄坚持要回画雪斋除掉夜明,以免闹出不可预估的后果。小青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答应陪他一起,莲玄翻墙而入,没想到金性坚早已等候多时。

尽管明知于少白和夜明的存在会让旧事重演,奈何金性坚铁了心地阻拦莲玄,正当两人僵持不下,小青在附近窥视游荡被发现。眼见金性坚态度强硬,气得莲玄扬言不再插手,继而转身离去。

最近几天,佳贝勒频繁遇到怪事,自从他辞别金性坚之后,回去路上似乎察觉有人跟踪自己,等再回头,明明伞下有位年轻姑娘,可是眨眼间竟已消失。从第一天床头柜发现燃尽的蜡烛,以及迷迷糊糊间看到白衣女子站在床边,毕竟佳贝勒见多识广,免不了会往精怪身上猜测。

每当思及此处,佳贝勒总会耐不住激动的心情,决定来个引蛇出洞。又是一天夜里,佳贝勒佯装酣睡,恍然看到白衣女子从门外进来,似乎是有难言之隐。正当她准备离开时,佳贝勒二话没说,端起照相匣子对准她,随着镁光灯在房间里啪嚓一闪,女子无影无踪,仅留一方手帕掉在地上。

看到这次的收获,佳贝勒心里依稀有了数,倘若对方是装神弄鬼的活人,绝不会突然消失,如果对方是个存了恶意的妖魔鬼怪,恐怕自己早已命丧当场。经过反复琢磨,佳贝勒认定这位“随风潜入夜”的美人,极有可能看上自己。

转眼便到第三天夜里,正如佳贝勒所料,白衣女子再次寻来,只不过她是当场现身,即便是佳贝勒早已准备好,难免也被吓一跳。女子自称白衣,此番是有求于佳贝勒,结果还没等她把话说完,佳贝勒竟将提前准备好的手帕以及糕点端来,微笑地看着她酒足饭饱的模样。

反反复复,连续几天皆是如此,白衣没想到佳贝勒竟会这般热情,本是抱有明确目的,结果却和他做了朋友。佳贝勒玩骰子输给白衣,承诺会帮她去画雪斋偷符纸,可是拿着礼物登门拜访,反倒有些犹豫。

金性坚看穿佳贝勒的来意,忍不住问起他是如何看待“感情”这种事。佳贝勒想起白衣,嘴角不自觉地翘起,他原以为会和古董过一辈子,可是有个人的出现,会让自己放弃所有珍藏宝物,哪怕对方喜欢别人,也会甘愿成全。

相比较金性坚的固执,佳贝勒似乎较为洒脱,他对感情从不拖泥带水,于是便主动向白衣示爱,顺理成章地成为恋人。金性坚受佳贝勒影响,久久无法忘怀他说的那番话,不由想起夜明临终前的一幕。如今夜明丧失记忆,她对金性坚的印象除了幼童之余,还有各种负面的坏印象,即便金性坚软着性子跟她谈话,依旧冷脸相对。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十二谭第7集佳贝勒遇奇事 佳贝勒向白衣表明爱意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