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藤第23集颜福瑞劝说丘山放下仇恨 白英幻化成司藤

宿醉秦放在床上醒来,茫然地看着床单,他起身来到门外,司藤正羞涩地坐在外面,看到他出来装作淡定地与他问好,秦放回想起昨晚司藤亲吻他的模样,忍不住心动。司藤竟是大胆地接受了秦放,这样的转变让两人都忍不住脸红,秦放缓缓蹲在司藤面前,诧异司藤突如其来的变化。

秦放突然发现司藤在看泰坦尼克号,他本想问清她的想法,谁知颜福瑞突然回到家中,秦放赶紧逮住颜福瑞,他们一直以为颜福瑞被白英抓走了,但颜福瑞却否认了,司藤立马询问他这段时间去了哪里。白金早上也是宿醉醒来,却发现自己被藤条悬在了半空中,他听到有人问他是否要活命,立马答应,白英将他拉到面前,她幻化成司藤的模样,说自己是司藤的亲姐妹,白金赶紧和她套近乎。

颜福瑞撒谎说是王乾坤给自己打电话,说白金想找司藤,结果突然失踪,所以他是去找白金的,秦放赶紧打圆场,只有司藤一副探究地看着颜福瑞,明显不相信颜福瑞,颜福瑞在司藤动手之前赶紧逃跑,这才躲过一劫。白金被白英放过一次,被迫回答白英的问题,白英想要知道司藤和悬门之间的事情,白金在回答之前问了白英从哪里来,结果白英突然发疯,将白金当做负心汉邵炎宽,一顿抽打,白金赶紧回到司藤的话题。

颜福瑞骗了司藤和秦放之后,有些心里不安,打了个比方想让秦放给自己出主意,秦放表示如果双方的仇和他没有关系,那就不要再助纣为虐,他的一番话开导了颜福瑞。秦放帮忙找了白金,但都没有消息,他其实和司藤一样,知道颜福瑞在撒谎,虽然秦放也觉得颜福瑞最近比较奇怪,但他相信颜福瑞不会像邵炎宽一样,表面一套背面一套。

另一边丘山回想起曾经自己师傅对自己的教导,星云阁世代一直梦想着让悬门认可他们,丘山曾经爱上过一个叫做长生的苅族,当他知道真相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被长生给欺骗。长生杀了丘山的整个师门,丘山从此发誓,要杀掉所有苅族。颜福瑞在秦放家中越想越不妙,想找师傅说清楚,别让这个仇恨继续下去。

颜福瑞找到街角的丘山,他恳求师傅放下对苅族的仇恨,但丘山听到他为司藤说话,立马抬起头来,就在这个时候,丘山的武器有了反应,他站起身来,与跟着颜福瑞前来的司藤打了一场。颜福瑞赶忙挡在两人面前,试图拦住剑拔弩张的两人,司藤怒问丘山自己当年受到的不公待遇,丘山全部归于她是个苅族,他第一次提起曾经被欺骗的经历,认为苅族都该死。

司藤最后问了一个问题,当年丘山是否对她有过任何一丝怜惜,作为苅族的司藤被丘山又辱又骂,但她仍然敬丘山将她异化于世,今日她放过丘山,质控丘山才是真正无情无义之人。

丘山突然有种颓废的样子,颜福瑞拉住丘山,想让他和自己回苍城山,可丘山却拒绝了,他警告颜福瑞不要牵扯进这些事情中,随后独自一人收回武器,蹒跚着离开了,颜福瑞在原地痛苦不已。其实当年丘山在养司藤的时候,也是有过怜惜的,司藤因为受到丘山的虐待,看到他都不敢有笑容,丘山当时很是不知所措。

秦放见司藤一直沉默不语,便邀请她出去走走,缓解下心情,两人手牵手走下自家花园四处游荡。与此同时,白金给白英讲解了一整天的司藤和悬门的故事。白金忽悠白英如今的生活已经大变样了,想让白英和司藤一样,试着融入现在的生活,白英倒是觉得司藤是因为秦放才会有这样的变化,但她不相信司藤会那么幸运,她曾经受过感情的伤,觉得天下男人都是负心汉,司藤遇到的也是。

白英无法接受白金的说法,又猛地发疯,一会儿将白金认作司藤,一会儿认作邵炎宽,白金痛不欲生,想让白英看透一些,别执迷不悟,白英确实不肯放过司藤,故作大方地要帮司藤解决掉绊脚石,但白金没办法阻止白英。白英来到暗处盯着司藤和秦放在外游玩,他们脸上灿烂的笑容刺痛了她的心,秦放离开了一会秦放,白英就幻化成司藤的模样,勾引秦放来到了一个无人的地方。

秦放买好一堆的气球,毫无警惕地跟了上去,但司藤的回答很奇怪,秦放立马从细节处发现“司藤”的异样,他来不及反应就被白英掉在了半空中,靠着臂力支撑着不掉下去。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司藤第23集颜福瑞劝说丘山放下仇恨 白英幻化成司藤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