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片为什么烂 看看演员请就位2就知道了

不知道大家看没看最近大火的综艺《演员请就位2》,也不知道大家看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我看的时候会觉得莫名其妙,搞不懂节目组为什么选这样的片段让演员演,演员又为什么演得如此尴尬和离谱,看着看着惹了一肚子气,又被现场的气氛和导师评委之间的唇枪舌战搞得哭笑不得。

后来我想明白了,《演员请就位2》这个节目里的种种乱象,就是国内影视行业的浓缩写照。

想知道许多影视剧为什么拍得如此难看,还差得如此离奇,看看这个节目就懂了。

剧本不好,叫人怎么演好

《演员请就位2》中,节目组选取影视剧片段的标准,叫人无比迷惑。

首先,节目组太倾向于选择与在场四位导演相关的影视片段。

可以理解,节目组花了不菲的嘉宾费用才请到四位导演,想尽可能把他们的能量发挥到极致,选取与之相关的片段,也便于现场更有针对性地进行点评。

但不考虑影视片段的质量,一味地加入与导师有关的作品和话题,最终效果只会让人不适。

例如郭敬明的《小时代》系列电影,四部的豆瓣评分均不超过5.0。

电影与真实的生活严重脱节,充满了闺蜜反目、恋人出轨等狗血桥段,情节推进和情绪递进全靠解释说明,台词矫情而苍白,无病呻吟。

电影《小时代2:青木时代》开头,以林萧的口吻介绍完主要角色,足足花了7分钟

《演员请就位2》里选取的,就是《小时代3:刺金时代》里一段尬到让人抠脚趾的戏——林萧发现自己去世多年的男友还活着,而知情的闺蜜顾里一直瞒着自己,于是找顾里对峙。

身边亲近的人假死而不知情,这件事本就荒唐,闺蜜反目应有的愤怒和伤感,因为情节的架空,也只能被演得空洞无味。

孟子义和李溪芮演绎《小时代3:刺金时代》片段时全程皱眉瞪眼的表情

而市场一次次为这样的故事埋单,足以说明当下影视行业存在的问题。

《演员请就位2》有失水准的地方还在于,争议和话题度成了选择片段的首要标准。

今年的电视剧《三十而已》因为王漫妮“被小三”、钟晓芹在前夫和钟晓阳之间摇摆、许幻山出轨林有有等情节一次次登上热搜。

或许是因为看上了《三十而已》的热搜体质,《演员请就位2》选择了三个该剧的片段让演员来演。

而并不是每个片段都适合放到舞台上来呈现。

第一段戏里,钟晓芹因为陈屿忽略自己而爆发,小夫妻吵架的情节过于常规。

而第三段戏,顾佳揭穿许幻山出轨的情节,电视剧积累多集的情绪,要求演员在舞台上一下子爆发,观众难免会被吓一跳。

唐一菲饰演顾佳的段落里,前面她平静地说”咱们两个都解脱了“,当曹骏饰演的许幻山提到儿子后,突然变为歇斯底里

《小时代》也好,《三十而已》也罢,每场戏在舞台上的适配性和作品之间的可比性,统统让位于争议和热搜。

这也像极了当下演艺市场中流量盖过实力的逻辑。

演技评定,大型双标现场

从《演员请就位》第一季到现在,几位导演的部分一直是节目的重头戏。

导演对于演员表演的点评,直接关乎节目的调性,也体现了影视行业创作者群体的分裂。

从演员转行到导演,尔冬升和赵薇在表演上有着切身的体会,点评起来也多了一层演员视角。

经历了内地电影几十年的浮沉,陈凯歌有着无可替代的经验和行业地位。但他也兼具了某种双面性,曾拍出过摘得戛纳金棕榈的《霸王别姬》,也拍出过像《无极》和《道士下山》那样备受争议的商业制作。

郭敬明则代表了时下影视圈中某一类导演——他们的专业能力不一定突出,但是极尽所能在片子里融入拜金、撕逼、出轨等博人眼球的夸张情节,也因此获得了另一种意义上的成功。

导演们审美和立场有差异,也就会对表演有不同判断。

于是,《演员请就位2》就成了演技评定的辩论场,甚至成了导演捍卫自己权威和利益的大型双标现场。

最典型的就是郭敬明给何昶希发S卡事件。

即使抛开节目组魔改《陈情令》原剧情的成分,何昶希和张逸杰的表演也完全没有任何感染力,两人眼神之中没有情谊,反倒像是陌路人或仇家。

何昶希扮演的魏无羡以肩头迎剑,刺入的过程飞快,仿佛没有阻力,之后他失控的表情和手握剑锋的摇摆,更令人出戏。

对比来看,同样是年轻演员,第一次出演古装戏,张新成在《大宋少年志》中,不仅把元仲辛一角的鬼机灵表演得生动活泼,表演打戏和受伤戏份时也能带着角色的情绪和动机。

《大宋少年志》第5集,张新成饰演的元仲辛与禁军交手后伤势严重,扶地抬头的眼神中亦含有杀气

而尽管何昶希的表现如此逊色,郭敬明仍坚持把余数不多的S卡发给他,还强行给S卡下定义,用诡辩偷换概念,合理化自己的决定。

郭敬明强行用“Student”“Seed”“Special”三个词给S卡下定义,坚持把它发给何昶希

按照李诚儒的话,这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也像董思怡说的一样,郭敬明是把选训练生的标准用在了这个节目里。

他评价陈宥维时说接受不了,到了何昶希这就可以无比宽容,“同演员一同成长”。

这种对于演技的评判方式,实在难服众。

演员样貌比实力重要、关系硬就能进组的现象,在节目外也真实存在。许多戏的定位在“青春”风格,首先就要求演员颜值过关,之后才考虑演员与角色的贴合度。

除了颜值因素,影视剧建组的过程中,人脉和关系所占的比重也绝对不低。同样参加了节目的倪虹洁,就曾被合作的男演员疯狂删戏,因为她出演了该男演员想塞进来的角色。

如此操作,作品质量过硬才成了稀罕事。

演员这行,不是谁都能干

《演员请就位2》的赛制充满火药味。

40位演员,被节目组请来的业界前辈评定市场等级,S级最优,A级次之,B级垫底。

这的确能反映演员目前的生存现状,却是不那么健康的体系下的现状——青年演员更有市场,快餐式的甜剧爽剧更受欢迎。

有媒体评出的新晋网剧小花前十名中,如赵露思、鞠婧祎和沈月等,无一例外地出演过甜宠剧,仿佛这类剧集是通向出道成名的一条“捷径”。

如此一来,年龄渐长的实力派演员,尤其是女演员反倒备受苛责,被市场冷落。

编剧柏邦妮曾想写一部与网友期待的《淑女的品格》类似的戏,由四位中年知名女演员出演,角色成熟知性,不刻意制造冲突洒狗血。但制片人不买账,全因投资大而可见的回报却不乐观[7]。

这种现象落实到赛制上,就是陈宥维被分到S级坐沙发,温峥嵘、倪虹洁和马苏被分到B级坐硬箱子。

陈宥维表演《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片段,面部表情严重失控,被尔冬升批评“像嚼口香糖”

看起来,演员这行的门槛说也高说低也低。

有人手握流量,经验不多也能拿到大制作的主要角色;有人深耕二十年,依旧为遇不到好剧本和好角色发愁。

但想要以演员的身份被尊重、被观众记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只要不时刻专注于演技的精进,就会面临被市场淘汰的风险。

李智楠就是最好的例子,他在《十八岁的天空》中饰演石延枫,出道即巅峰,之后全是下坡路。

《十八岁的天空》2002年首播,成为当时大火的剧,图片为剧照,中间是李智楠饰演的石延枫

有些演员,凭借一时的热度和圈内关系拍了几部快餐式的戏,但时间长了也会消耗掉观众的耐心。

就如杨志刚,仗着自己哥哥是导演,拍了很多抗战题材的片子,同质化的类型、同质化的表演,并无新的突破和惊喜。

他在节目中的表现也极为自大。先是自作主张,在沉重的戏份里加入不合时宜的幽默元素;再到不跟对手郭晓婷排练,影响了整场戏的发挥,之后还在几位导演点评时露出了轻蔑不满的神情。

杨志刚在《受益人》的片段中故意抖机灵,反倒打断了角色深情的情绪

同样擅自改戏的还有唐一菲。

这场戏强烈的冲突本就很难诠释,结果她还把原剧中浴缸喝酒的戏硬贴在后面,缺少影视化过渡的手段,角色心痛的情绪变得浮夸且突兀。

这也变相反映出编剧在影视行业中的地位——剧方可以增减戏份,演员可以删改挪动,连贯的故事线被拆得七零八碎,抑或紧凑的剧情被抻长注水。

最典型的就是2018年的热播剧《香蜜沉沉烬如霜》,编剧张鸢盎曾在微博发长文承认剧集注水,最初的36集在剧方要求下增加到43集,最终成片则有63集之多,后半部分配角的戏份越来越重,反倒超过了男女主角[6]。

真正的好演员,应该经得起市场的淘洗和生活的历练。

像曾经大红大紫,慢慢淡出主流视野,如今又回归的胡杏儿、黄奕和温峥嵘……她们早年对自己严格要求,在片场摸爬滚打;多年的职业和生活经历也让她们更懂戏、更懂人。

早些年,胡杏儿直接被某导演说,她不会有机会演主角。

而出道三年后,她把《流金岁月》里轻度智障丁善茵演绎得极为形象,赚足了观众的眼泪。自此她更加把握机会,事业一路攀升,成功塑造了一批深入人心的女主形象,用事实证明别人的判断是错的[8]。

电视剧《流金岁月》剧照,最右为胡杏儿出演的丁善茵,憨态自现

这次在节目里,她为了体会电影《亲爱的》中李红琴一角失去孩子的感受,特意好几天不见自己的儿子。

胡杏儿在节目中出演《亲爱的》中李红琴一角,完全演出了一位农村妇女的感觉,身为香港人的她还把安徽方言说得极为正宗

黄奕在接受采访时说,自己在逆境中学会了怎样做好一个普通人。从起起落落里汲取能量,放下对浮躁环境的追逐,才是一个好演员该有的态度。

而没有体验过,更不愿意体验这些,一门心思想抄近道的演员,差的不只是技术,更是对表演最起码的尊重。

纵然《演员请就位2》只是一档综艺节目,需要考虑节目效果、权衡评委的审美偏好,也自然无法承担改变影视行业乱象的任务;但它仍然选择了加剧这种资本和流量至上的恶性循环。

所以,看看这个综艺就能知道,国产影视为什么这么烂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国产片为什么烂 看看演员请就位2就知道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