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巨星伍佰的摄影魂 台北的颜色以徕卡相机拍出纪实感

华语乐坛最知名的摇滚歌手暨创作人伍佰,自 2007 年起陆续发行个人摄影集,并于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各地举行摄影个展。多年来持续以徕卡创作的伍佰,深深著迷于黑白照片独具魅力的真实感,屡屡以现实世界为题材,在光影变化纷呈的魔幻时刻,捕捉留存彷彿超脱现实却又无比真实的瞬间与风景。今年 7 月徕卡推出的传奇旁轴相机的高像素版本「新款徕卡 M10-R 相机」,邀请伍佰担任首位试用者,透过其充满诗意的独特视野,分享 M10-R 的全新画质体验。

伍佰《台北的颜色》台北邮局

伍佰曾说过,黑白照片让他看到了抽离颜色后的真相,而 M10-R 所呈现的却是他从未看过的色彩。不是单纯的艳丽或饱满,你找不到那个形容词,只能感觉他给你的刺激与兴奋。最终,他以 Shock 与 Solid 形容 M10-R 带给他的震撼,而这超乎伍佰想像的色彩表现,也成为他以《台北的颜色》为题进行系列创作的灵感来源。

伍佰《台北的颜色》北门

伍佰《台北的颜色》台北植物园

徕卡的气氛与线条赋予画面独特风格,纪实,所以更超现实
台北不是伍佰的故乡,久居于此也使得这座城市不再是异乡。台北对我来说是一个 Happy Land ,我可以做任何事情。他以摄影为由四处走访,同时也以认识这座城市为由进行拍摄,这里面有很大的我的想像,这个想像是每个人都不一样的,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伍佰有伍佰的想像,因而有了伍佰的台北,有了伍佰的《台北的颜色》。

伍佰《台北的颜色》中正纪念堂


伍佰《台北的颜色》北美馆

 

伍佰《台北的颜色》光复南路

伍佰《台北的颜色》国父纪念馆

伍佰《台北的颜色》光复南路

台北从日治至国民政府迁台等各个时期的风格相异的建筑,现在在人们心中是什么模样?伍佰在大雨方歇、华灯将上的黄昏时分,在橘红转为紫黑的魔幻光影中纪录了中正纪念堂台阶中间的灰白海浪波纹丹陛与宝蓝琉璃瓦顶、台北邮局邮务车的浓重墨绿、北门(承恩门)的红砖与单檐重脊歇山式屋顶、北美馆大堂的明暗光影、台北植物园荷花池畔红柱碧瓦凉亭与萎零荷叶、国父纪念馆入口处的仿古飞檐与台北 101 的新旧对比、光复南路大厦之间于逢魔时刻倏然涌现的金光幻彩、漫步雨后街头的摇曳裙摆…, Leica M10-R 相机将这些乍现于魔幻时刻与光影交界点点滴滴汇集成伍佰眼中的台北的颜色,充满张力,浪漫而富有诗意。

回归摄影本质,享受创作的瞬间感动

习惯以底片相机拍摄的伍佰,使用 M10-R 搭配 SUMMARON-M 28 f/5.6 等镜头创作的作品同样具有底片风格,而细致精准的细节呈现与高画质图像不仅提供了成像品质优异的摄影作品,也赋予了图片更多的后制空间,为他带来过去以数位相机拍摄时未曾体验过的绝佳感受,其构成的画面与质感也充分传达了伍佰习惯的重量感。这算一种学习,我看到了原来 M10-R 可以做到这些。或许适合或许不适合,但是 You gonna try 。底片的特性与限制,曾让伍佰在有限的调整幅度中享受着遗憾的艺术;Leica M10-R 带来的全新体验,则让他获得了全新的感受,只要有徕卡,我对照相就有永恒的爱。

徕卡 M10-R × 伍佰《台北的颜色》 Q&A

Q1:请谈谈您和摄影的缘分是如何开始的。
以前我偶尔拍照,但是没有什么感觉。2003 年去北海道时有朋友借我一台底片相机,用底片相机去拍了之后就吓一跳,竟然可以有这种东西。差不多 1 年后就开始用黑白的底片。真正让我一直下去的是黑白底片。

Q2:您有相当比例的摄影作品是黑白照片,透过镜头之后,有没有什么样的颜色或色调特别能吸引您?
我觉得黑白照片让我看到了真相。我在拍彩色的时候有一组照片都是雪,明明是彩色的但拍起来像黑白的,没有颜色只有线条。这驱动了我拍黑白照片的渴望,我发现把那个颜色都抽掉的时候,他会变成一个不存在的世界。世界不是黑白的,所以拍起来的都是脱离世界,但是他又是现实的世界,而且更真实,比现实还现实,这点太有趣了。

Q3:最近比较喜欢拍摄什么样的主题?什么样的瞬间风景能打动您?
拍照最主要是光线跟主题。精采的光是在交界处,比如说整个天空的云变成一个遮光罩,或是下雨的时候地上会反光。光有那个 magic moment ,魔幻的时候,那个时候你去看每个东西都会变成特别大的、有一个特别的东西出来,就有了诗意。而光是附赠的,主题是你自己订的,你也可以不订。这终究是你的生活的旅程,你渴望得到什么?你渴望得到什么让你舒服。所以我一直说照相是救赎。是对我的一种救赎。

伍佰《台北的颜色》北门

Q4:这次的作品集主题叫台北的颜色,为什么会想到这个主题?又为什么会选在黄昏去拍摄?
M10-R的颜色实在是太厉害了,我想试他的颜色,那就来拍台北的颜色好了。台北有什么颜色?这就牵扯到台北是什么。在路上拍拍这个拍拍那个,那叫台北的颜色?太浅了,太不大气,思考太小。我开始想台北是什么,于是就想到台湾在日治时期留下许多日式建筑跟风格、1949 年国民政府来了之后又建了很多具中华文化特色的建筑。现在这些建筑现在怎么样了?他们给人什么感觉?现在台北人心中是什么样子?我要去拍看看。所以我想去拍中正纪念堂国家音乐厅的红色柱子、国父纪念馆上黄色的瓦、拍植物园里的科学馆(现台北当代工艺设计分馆)。但是我觉得还是不对,去拍那个就跟别人一样了。所以我挑了特别的光去拍。
什么叫特别的光?魔光,就是天上当刚下完雨,云很多还有太阳,天空会变色,就是一个混合的夹杂的情绪,那就是我要的颜色。你会看到我的东西是有想像的

Q5:来台北多年,您和台北的关系、对台北的感情有什么变化?
想拍过去的文化意义的角度,是因为我真的生活在这里想要知道的事情,我要有深度而不只是过客,那是我有兴趣的事。台北对我来讲是一个 Happy Land 。我觉得在这边好开心,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很方便,规矩不多,还可以不守规矩,哈!可以不把旧海报撕掉就贴上新海报,也可以今年夏天还看到去年圣诞节的圣诞老公公仍站在那里。

每次从台湾以外的地方回来我都会有这种感觉, Happy Land 。已经不像是离乡背井,那种心情不是说没有,只是说我忘记了,被这个 Happy Land 取代。在这里,拍照帮助我认识这个地方很多,但也是因为我想拍照所以找了许多地方去拍,所以我是跟拍照互相利用。这里面会有很大的我的想像,那个想像是每个人都不一样的。其实每个人都是很独特的,我有我的伍佰我的想像,所以会有伍佰的台北、伍佰的芦洲。拍照是我的想像。

Q6:从您的第一台底片相机到现在最新的 M10-R ,徕卡有什么一直吸引您的特质吗?请谈谈您和徕卡的故事。
徕卡有一个别人做不到的事,你可以说他是纪实感。很多纪实的历史都是用徕卡拍的,因为他拍出来的线条和气氛是别人做不出来的,有徕味,有他特别的味道。他让我把以前的相机全部都收起来,只用徕卡。他会让画面有一个感觉,就是那么纪实,所以更超现实。你拍一般的黑白就是黑白,但因为徕卡的纪实感,让他更超现实。

光照在墙壁上反射的感觉,人的肤色或毛发,徕卡拍出来跟别人拍出来的就是不一样。其实我另一个系列是《台北的线条》,就是因为徕卡让我看到那个线条。有时候拍黑白照片的时候不会在意颜色,只在意线条,所以我用另一个心情来拍《台北的线条》,他让我对照相有永恒的爱。只要有徕卡,我对照相就有永恒的爱。

Q7:作为一个资深徕卡摄影师,您觉得 M10-R 和之前的相机相比有什么特点?这些特点如何影响您的创作?它如何帮助您记录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感受与瞬间?
因为有了 M10-R ,我有了另一个黑白照片以外的支线,以后可能会变成主线。我不追求一张作品可以卖多少钱,我只追求 30 年之后可以再拿出来看。什么叫艺术,艺术就是你会突然被提起、被想起来,然后突然又被忘记,过了几十年又被想起,又再被忘记,一直循环。艺术应该是这样子,就像一首歌。为什么它能到现在还存在,一定就是因为有艺术性。那个艺术性是我讲不出来的,他就是在。

Q8:您的音乐创作和摄影创作之间有什么相通之处吗?
不要太当他一回事, You gonna have fun 。在 Happy Land 做 Happy 的事,那东西就会 Happy ,你没有 Happy 的心情就没办法去感受。相通的就是不要为了创作去创作,应该是为了享受人生去享受。其实很多东西都是一样的。很多时候你不知道你要去哪,但你知道什么会让你开心、让你Happy,那个东西要找,主要是自己要开心,要满足。

Q9:接下来还有什么想拍的主题?可否谈谈您即将出版的摄影集?
11 月会出第 5 本摄影书《伍佰‧滑雪场》。我喜欢雪,我 2003 年去拍雪之后就迷上了雪,每年都会去拍雪。我把从 2008 年到 2020 年这 12 年之间在滑雪场拍的照片,集结成《伍佰‧滑雪场》。里面有美国、澳洲、日本,是我在很多滑雪场的纪录。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摇滚巨星伍佰的摄影魂 台北的颜色以徕卡相机拍出纪实感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