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笔记第24集吴邪奋战玉俑机关 吴二白和裘德考对峙救吴邪

裘德考的女助手发现装备是齐全的,这才知道黑瞎子有问题。裘德考用高科技手铐脚烤绑住黑眼镜,就在这时,监控显示解雨臣在偷装备。黑眼镜也不敢反驳裘德考的话,只能让他们把解雨臣抓起来。解雨臣以为黑眼镜又出卖自己,黑眼镜举起手铐辩解没有。裘德考觉得吴邪没有发射信号枪,应该会没事,而吴邪所在的没有信号的地方正是自己要找的地方。裘德考不同意两人下去捣乱。就在这时,黑眼镜的另外一个老板要来了。裘德考等黑眼镜的那位老板来喝茶。

另一边,吴邪三人奋命对抗群攻的玉俑,三人喘口气收拾残局时没想到玉俑里有感知温度的蛇在控制。三人分析那些玉俑一直在冬眠,是点火唤醒了玉俑。但早晚玉俑会被唤醒,等他们饿得没有体力时,可能更难对付。又有新的一批绿玉俑机关被唤醒,而且越打越快。吴邪猜测蛇感知到的温度越高行动越快。王胖子等人几乎撑不住玉俑的进攻,吴邪觉得要逆着张家人的想法走,张起灵想到了机关夹层。三人要闯进玉俑的贼窝,避风头。结果三人杀了一路玉俑又绕回玄关原点,冲在前面的张起灵有些体力不支。

最后三人倒回玉矿洞,张起灵迷迷糊糊靠感觉指了一个夹层。三人不久又遇到了分岔路,张起灵来不及思考,玉俑又追了上来。王胖子勉强地应付了两个玉俑,然而有个玉俑对着虚弱的小哥发起致命一击。小哥腹部被重伤,被打得吐血。王胖子着急张家人怎么不留个标记。吴邪查看小哥伤口,无意中发现小哥的纹身就是活地图。王胖子对付玉俑,吴邪迅速辨认纹身上隐藏的地图。最后王胖子和吴邪背着小哥,找到了山洞光亮缝隙。吴邪还被凿开,玉俑有成群地赶来,王胖子只好先对付玉俑。

两人分工合作,奋力一搏,吴邪终于凿开了洞壁,而王胖子已经支撑不住,遍体鳞伤地打不过玉俑,只能让吴邪先走。吴邪赶紧把小哥转移走,在生死攸关时把王胖子也扛出来。玉俑又想跟着过来攻击,吴邪赶紧用石头把洞堵上。然而,王胖子也身受重伤地陷入昏迷。吴邪很难受,只能许承诺给王胖子,先把小哥救出山洞。小哥庆幸自己没有害死吴邪。

第二天,被绑了一个晚上的解雨臣和黑眼镜终于等到了吴二白的到来。无形中自带威严的吴二白与裘德考喝茶,说自己可以不管九门的事,但不能不管吴邪。吴二白闻茶香就知道是君山银针。裘德考套近乎说起和吴老爷喝过君山银针,吴二白说自己父亲和讨厌的人喝茶就会用君山银针招待。裘德考默默地忍下了这口气,和吴二白谈合作。吴二白说自己是来找侄子的,和裘德考目标不一致,而自己带得人马比裘德考多得多,分分钟可以扔裘德考的团队下湖长生不老。女助手插话指出吴二白雇佣黑眼镜是有所图,吴二白气势逼人让女助手闭嘴,让裘德考放人。黑眼镜和解雨臣站在吴二白两边都觉得特解气。

吴邪精疲力尽地把小哥和王胖子救出山洞,向空中打起信号枪,自己也虚弱地瘫软在地。另一边,还在对峙的裘德考和吴二白收到了吴邪发的信号枪,马上去救人。王胖子和小哥的伤口被简单地处理了一下,吴二白马上安排两人飞往长沙的医院。吴邪撑着虚弱的身体要先见裘德考,问裘德考为什么认为自己可以进张家古楼。裘德考说张起灵去过的地方,吴邪全去过,很明显九门在刻意培养吴邪。吴邪自嘲地笑了起来,说自己根本就没有进到张家古楼,甚至差点死在古楼的铃阵幻境中。裘德考并不关心吴邪死活,只是没想到吴邪下去以后一无所获。

吴二白听完吴邪在湖下的经历,辨认出玉俑机关叫密洛陀,而里面的蛇就是黑毛蛇。吴二白指出湖下的路是错的,那里只是个防御机制。不然小哥在里面待了那么多天,肯定可以找到张家古楼的入口。黑眼镜拿绿玉俑的碎片研究,发现玉俑遇强碱就会溶解。吴邪等人再次求问吴二白知不知道张家古楼的入口。吴二白说起自己把三爷的资料换个地方藏起来了,隐喻地告诉吴邪消息。

吴邪和解雨臣一下子醒悟张家古楼不在水里,但还在山里。湖底的防御机制保护的就是张家古楼。而吴二白不想吴邪继续查下去,因为吴家三代都牵扯进去,吴二白不想吴邪也牵扯进去,但没想到吴邪是牵扯最深的那个人。吴邪这才知道是二叔烧了小哥吊脚楼的照片,让自己找不到张家古楼。吴二白见自己拦不住几个年轻人,只能让他们在危险时一定要通知自己。

解雨臣不理解九门的人还有裘德考为什么拼了命想要找到张家古楼?而吴邪只查到张家古楼与长生有关。吴二白说古代历代君王都在找长生不老的秘籍,他们找到了一些线索。然而却出现了“它”来阻止。而“它”是最不希望秘密被外人被发现的人。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终极笔记第24集吴邪奋战玉俑机关 吴二白和裘德考对峙救吴邪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