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压正作为一部武侠电影 消除了武术的神圣性

从1919年的《车中盗》开始算,武侠电影在中国已近百年。作为一种特有的电影类型,武侠电影在中国电影史上的发展速度是很快的,1928年的张石川导演的《火烧红莲寺》大获成功,武侠电影在商业上和艺术上都表现出高度的成熟,成为中国影史上永恒的经典。

伴随着中国电影的发展,武侠电影的创作几经起伏,自从90年代张彻、胡金铨、楚原为代表的香港新派武侠电影创作达到高潮之后,新世纪,武侠电影在中国电影的创作中陷入了长时间的沉寂。2010年以来,武侠电影出现在荧幕上的机会不多,但有限的几次亮相却呈现出当下武侠电影各具趣味的风格和充满现代性的表达方式。

王家卫的《一代宗师》(2013)、路阳的《绣春刀》(2014)《绣春刀2:修罗战场》(2017)、徐浩峰的《倭寇的踪迹》(2012)《师父》(2015)《箭士柳白猿》(2016)、侯孝贤的《刺客聂隐娘》,这些电影大致可以勾勒出今天中国武侠电影的面貌。这些影片的风格各异,很难将他们归纳到一个体系中,到毫无疑问,这些电影都在某些方面做出了对于传统武侠电影的反叛。它们不仅消解了传统武侠电影中的侠义精神的叙事,也消解了武功的神圣性,个体境遇与私人情感取代了家国情怀被推到前台,江湖也从超然物外的法外之地变成世俗的名利场。从这个脉络上看,姜文的新片《邪不压正》恰恰是这些反叛声浪中的一个面向。

很多年以前,在姜文“北洋三部曲”的第一部《让子弹飞》尚未面世时,就有影迷曾畅想姜文同武侠电影的结合“ 姜文的电影中充满了破坏,这与武侠功夫片异曲同工,又兼具当代中国导演少有的坚决……一定能为这一片种带来生机”。终于,在这一系列的最后一部,姜文展示了他的武侠和江湖。

从外表上看,《邪不压正》和此前的《让子弹飞》《一步之遥》都是民国历史片,但其中从故事内核而言,《邪不压正》改编自张北海90年代所著的武侠小说《侠隐》,幼时家破人亡的主角在习得绝艺长大成人之后复仇的故事也是武侠片里再寻常不过的桥段。只不过在《邪不压正》中,枪和拳脚都是“民国江湖”中的暴力。尽管《邪不压正》的名字起得很分明,电影里的主角也战胜了仇人,但整个故事却是暧昧的,完成复仇的李天然并没有凛然的正气,也似乎和传统武侠电影中的大侠扯不上什么关系。

姜文的电影始终都在讲他自己的记忆和故事,从这一点上看,他不从属于任何类型、任何风格和流派,因此他天然就是反叛的。《邪不压正》的故事脉络看起来无比清晰,但姜文想要表达的东西并不在故事中,所有的故事都是背景,在这个舞台之上,散布着导演隐喻和思考。
《邪不压正》中,屋顶是非常重要的意象,为了再现姜文记忆中老北京的四合院屋顶,剧组在云南搭建了一个4万平米的实景。李天然和裁缝关巧红在错落有致的卷棚式屋檐和灰色的砖瓦中奔跃、飞驰,总能让人想到武侠电影里,主人公架起轻功互相追逐的场景,经典的比如《卧虎藏龙》里竹林大战或者是《英雄》里的蜻蜓点水。姜文恰恰用一个实体的存在,消解了武侠小说中武术的神圣性,而屋顶上下正好区分出两个世界。


姜文使用了一个正统的武侠叙事结构,但是在底层的内核中却对这种结构进行了消解;视觉表达上,《邪不压正》看似和传统的武侠电影没有什么联系,但实际上却契合了武侠电影的某些经典表达方式。这二者正像是修辞中的互文,这也正是《邪不压正》作为一部武侠电影来讨论的意义所在。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邪不压正作为一部武侠电影 消除了武术的神圣性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