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准第29集池铁城苏文谦定下赌约 钱珏设计除掉唐思远

有人敲响秦鹤年的家门,下人打开门不见人影,只见一盒蛋糕。秦鹤年打开蛋糕,在蛋糕上面有殷千粟遇刺的报道以及一张纸条,上面是蒋介石的笔迹,警告秦鹤年要像古之烈女重节操,否则就会跟殷千粟一样。周副官担心秦鹤年的安全,劝他不要参加明天殷千粟的葬礼,秦鹤年没有回复,而是让周副官去休息。

国民党军第十兵团司令部,叶副官向唐思远汇报一切按他的部署吩咐下去,唐思远安排叶副官最后办一件事,就是开上他的车去渡口迎接殷千粟。叶副官认为已经过了那么久没出现,不可能来了。这可是殷千粟亲口答应的,唐思远只能寄希望殷千粟言而有信。共党擅夜战,午夜之前会对衡州作战,唐思远叮嘱叶副官接到殷千粟保证安全,直接接到他这里来。

池铁城来到老爹家,意外只有老爹一人,苏文谦怎么还没来,不过他很得意,肯定苏文谦会来,决定跟老爹先喝一杯。话音刚落,苏文谦就推门进来,拿出在下水道找到的东西质问老爹为什么要帮池铁城杀人。苏文谦朝老爹大吼,池铁城从里面拿着酒杯出来,二人争锋相对,一个人拿枪一人拿刀抵在对方脖子上。老爹将他们拉开,趁他们不注意,一刀扎穿自己的手掌。

苏文谦帮老爹包扎伤口,老爹开口,池铁城让他改枪,说是会和苏文谦重新做回搭档,只是没想到池铁城要杀的人居然是让松江六百万百姓吃上饭的人。老爹也很悔恨,苏文谦怒斥池铁城骗老爹改枪还卖了老爹。池铁城花那么大心思做这么大的局,就是为了让苏文谦没有退路,和共产党一刀两断。

池铁城提出要带老爹和苏文谦一家老小离开,并且夸小雪非常有狙击手的天赋。苏文谦紧张池铁城竟然知道小雪,这样说来上午是池铁城去的秦紫舒家。苏文谦问池铁城还要杀谁,水母组的规矩是完成任务立即撤离,殷千粟被杀已经过去八个小时,池铁城却还没撤离。池铁城就是不说,口口声声为了任务。苏文谦痛斥池铁城为了所谓的任务玩弄感情,弄瞎秦紫舒的眼睛,害他误杀杨之亮,出卖亲情拖老爹下水,不分是非杀殷千粟,下午还置一车孩子的生死于不顾,究竟是人还是一个杀人的机器。

池铁城压根不在意,他的眼里,狙击手的荣誉就是杀人手册上一个个增长的数字,为此可以不折手段,一定要挡在他的面前,丑话说在前头,不认。苏文谦若是一定要阻止,问池铁城会怎么做。老爹听明白了,他们两人中得分出高地,既然如此就按狙击手的规矩,明天下午由他宣布题目和地点。苏文谦有个条件,决出胜负之前,池铁城不准暗中设计刺杀。

凌晨,解放军攻打衡州。钱珏精心设计,揭穿唐思远一路违抗军令不肯救援衡州,共军攻城一个多小时,依然按兵不动,是在等共党开出来的价码,带着手下叛变投敌,还提供他与殷千粟往来的密电底稿,而就算电文可以作假,他有证人就是叶副官作证,这个叶副官叶冠雄则是保密局中校情报官叶冠英的亲弟弟。

唐思远承认就是要投共,因为这是每一位士兵唯一的活路,而他让殷千粟去松江是请秦鹤年出面劝廖杰,带着弟兄们投共找活路,但是殷千粟死了,没有得到消息,只能派两个师投共,但没有让他们调转枪口对准第八军。叶冠雄陷害唐思远是要拿楚军当投名状,唐思远愤怒想要一枪杀了叶冠雄这个白眼狼,结果何振邦快一步,抢先杀了唐思远,以投敌叛变的罪名替军法处将唐思远就地正法。

钱珏还指出庄廷凤早就知道唐思远通共,当初唐思远通共第一个找他商量,他不但知情不报反而给唐思远出主意,点拨唐思远派殷千粟去松江当说客,劝廖杰背叛党国。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宅吧 » 瞄准第29集池铁城苏文谦定下赌约 钱珏设计除掉唐思远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